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 河 恋 歌》

天图书

 
 
 

日志

 
 

《南唐兰亭》考索一(引自一鸣先生博文)  

2013-02-22 01:53:52|  分类: 那时蘭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自一鸣先生        http://yiminghuahua.blog.163.com/blog/static/216899008201311693524643/

《南唐兰亭》考索一

原来我在网上以米迦乐的网名,发过一篇《兰亭新说、兰亭序真迹尚在人间》的帖文,后来被喜欢兰亭序的网友以署名为佚名的帖子纷纷转载。看到这种情况,我有些兴奋,这篇帖文有人关注了,但更多的是抱歉。因为此文仅是一篇对《南唐兰亭》认识的雏形,它有许多空疏、遗漏之处。如讲到金章宗存有《南唐兰亭》之后,《南唐兰亭》衍變和流传情况就没讲,原因是当时我也不知道《南唐兰亭》衍變和流传情况?又如从兰亭产生至入葬昭陵前的传承情况,在《兰亭新说、兰亭序真迹尚在人间》中也有许多疏漏和不实之处,也的部份还是人云亦云,拾人牙慧。因此再次潜心翻检相关资料,进一步追索《南唐兰亭》的源流,现在终于草成了这个模样。我也自知,这不是最终结论,如苹果手機一样有了一代機,后来就会有更好的四代機。但因个人学识和能力所限,能不能对此问题作更深入的探究就不知道了。在草此贴的过程中,我感到在某些面,原来不懂的,现在懂了,原来以为懂的,现在又不懂了,原来不懂的,现在还是不懂。因此希望对此有兴趣的人,找出更翔实,更准确的依据来证实或批驳此贴子中的观点,以解我心中之惑。此贴由于内容较多,恐怕上传不完,故将文中所附图片全部略去。这样做当然会减去许多精彩,如同看无声电影一样给人留下遗憾,这只有以后再补了。

《南唐兰亭》即唐太宗昭陵墓中王羲之兰亭稿真迹,因其卷首下方钤有南唐后主李煜建业文房之印的玺印,故称之为《南唐兰亭》。但此卷已湮灭,仅有南宋理宗赵昀据此刻石拓印的拓本存世,而且存本极稀,但确意义重要,从中可以窺知王羲之兰亭稿真迹的面貌。千百年来人们都一直在追寻兰亭真迹,想像真迹的面貌,但由于种种原因,兰亭真迹未能为人们寻到。《南唐兰亭》虽非真迹,但它是据兰亭真迹刻石的拓本,在一定程度上可弥补这种缺憾。然而由于年代久远,且埋沒多年,其来历,流传和下落都不为人所知,故翻捡相关典籍,追索其源流,考察其真伪,勾勒其轨迹,让人们对兰亭真迹和真迹拓本有一基本的了解,因此定名为《南唐兰亭》考索。当然由于史料缺乏,笔者学识所限,有诸多地方尚有不明之处,因此诚心愿以此就教于方家,从而来弥补兰亭真迹面貌历来不为人知的历史缺憾。

     一、兰亭序的来历和真伪

兰亭序是书圣王羲之于永和九年(公元353年)在会稽兰亭修禊集会时乘兴所写的一篇文稿,临会作文的尚有孫绰,但孫绰此文后也不知流落何处,直至唐武德七年,欧陽询因辑《艺文类聚》,收王羲之《三日兰亭诗序》连类而及,始孫绰文也用《三日兰亭诗序的名稱辑入。但似乎是节选本,而非全貌,欧陽询在《艺文类聚》序中也说 弃其浮杂,删其冗长,金箱玉印,比类相从。明代张辑《汉魏六朝百三家集》集,其中的《孫廷尉集中所收的蘭亭集後序》就多了 耀灵纵(促《兰亭考》》本)辔,急景西迈,樂與時去,悲亦系之。往復推移,新故相換,今日之迹,明復陳矣。原詩人之致興,諒歌詠之有由一段。而且在相同部分张缉文也有缺略和異文。宋桑世昌《兰亭考》亦言,文多不载,大略如此。从可信度看,欧本离晋更近,且是奉旨编辑,並非个人所辑,所以可信度要比张本高。《三日兰亭诗》或《三月三日兰亭诗》是欧陽询辑《艺文类聚》三月三日条时采用的一種书。其中有序若干,这些序是据有关王羲之兰亭楔会文字的传抄本抄撮而成,欧陽询在辑《艺文类聚》时收录了二篇。但《三月三日兰亭诗》中不一定收有王羲之的兰亭诗,所以在本条中仅收录了孫绰的三月三日诗一首,文云 姑洗斡运,首阳穆阐,嘉卉萋萋,温风暖暖,言涤长濑,聊以游眼,缥{艹沂}渶流,绿柳荫坂,羽从风飘,鳞随浪转。此诗又非今本《兰亭诗集》中的孙绰诗。如有王羲之的兰亭诗,欧陽询一定会辑入。

王羲之后来又截取文稿中的部分内容,加上与会之人的情况说明,改编为《临河叙》,即唐何延之《兰亭记》中所说的 他日更书数十百本之一。王羲之《三日兰亭诗序》與何延兰亭记 《兰亭》者,晋右将军、会稽内史、琅琊王羲之字逸少所书之诗序也的说明相合。但在《晋书、王羲之》传中对《兰亭序》的题解是:尝与同志宴集于会稽山阴之兰亭,羲之自为之序以申其志,王羲之兰亭稿是对兰亭盛会的感慨,是申其志而非叙其事。虽有故列序时人,录其所述的文句,但诗序的意图是不明显的。而在兰亭盛会后,王羲之据会上所写文稿而改偏的《临河叙》,由于略去了夫人之與以下的志,在故列序时人,录其所述后,增加了右将军司马太原孙丞公等二十六人,赋诗如左,前余姚令会稽谢胜等十五人不能赋诗,罚酒各三斗的纪实性说明,就成了一篇仿金谷叙的诗叙(序)。並将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暢,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的文句上移到列坐其,而将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加一“”字,又移于“信可乐也之后,使停顿处显得更加稳定,在语境上无话未说尽之感。

《临河叙》在当时就颇有流传,故《世说新语》说 时人方之《金谷叙》,又谓已敌石崇,闻之甚有欣色。王羲之又将此文稿留了起来,因此别人不知道此文稿的存在。孫恩之乱,王羲之之子会稽内史王凝之被杀。王羲之家族庄园也被劫掠,此文稿也随之散落民间不知匿于何处。此后由于社会混乱,战争频繁,晋宋之际二王书迹屢收屢失。刘宋人虞龢在其《论书表》说:“(桓玄)乃撰(同选)二王纸迹杂有缣素正行之尤美者,各为一帙,常置左右。及南奔,虽甚狼狈,犹以自随。擒获之后,莫知所在。刘毅颇尚风流,亦甚爱书,倾意搜求,及将败,大有所得。卢循(孫恩妹夫)素善尺牍,尤珍名法。西南豪士,咸慕其风。人无长幼,翕然尚之。家赢金币,竞远寻求。于是京师三吴之迹,颇散四方。羲之为会稽,献之为吴兴,故三吴之近地,偏多遗迹也。又是末年遒美之时,中世宗室诸王,尚多素嗤。贵游不甚爱好,朝廷亦不搜求。人间所秘,往往不少。新渝惠侯(刘义宗(?-444年),字伯奴,南朝宋长沙景王刘道邻第四子)雅所爱重,悬金招买,不计贵贱。而轻薄之徒,锐意摹学,以茅屋漏汁染变纸色,加以劳辱,使类久书。真伪相糅,莫之能别。故惠侯所蓄,多有非真。然招聚既多,时有佳迹。如献之吴兴二笺,足为名法。孝武亦纂集佳书,都鄙士人多有献奉,真伪混杂”。孫恩也掠二王书迹,同书又说:“谢奉(字弘道,安南将军、广州刺史、吴郡丹阳令、吏部尚书。)起庙,悉用棐材,右军取棐书之满床,奉收得一大箦。子敬后往,谢为说右军书甚佳,而密巳削作数十棐板,请子敬书之,亦甚合。奉并珍录。奉后孙履分半与桓玄,用履为扬州主簿。余一半,孙恩破会稽,掠以入海”。可见孫恩连木板书都掠,那么纸缣书更好携带,所以更在劫掠之列,孫恩败后这些所掠书迹也不知去向。后来宋王室虽有收集整理,但由于內乱不断,战爭频繁,到蕭齐时书府古迹仅存十二帙。

齐梁之际古书迹的收集也是有收有毁。唐张怀瓘在《二王等书录》中有所综述,文云 “齐高帝朝,书府古迹惟有十二帙,以示王僧虔,仍更就求能者之迹。僧虔以帙中所无者,得张芝、索靖、卫伯儒、吴大皇帝、景帝、归命侯、王导、王洽、王珉、张翼、桓玄等十卷;其与帙中所同者,王恬、王珣、王凝之、王徽之、王允之并奏入秘阁。梁武帝尤好图书,搜访天下,大有所获,以旧装坚强,字有损坏,天监中,敕朱异、徐僧权、唐怀允、姚怀珍、沈炽文析而装之,更加题检,二王书大凡七十八帙,七百六十七卷,并珊瑚轴织成带,金题玉躞。侯景篡逆,藏在书府,平侯景王僧辩搜刮,并送江陵。承圣末,魏师袭荆州,城陷,元帝将降,其夜,乃聚古今图书十四万卷,并大小二王遗迹,遣后阁舍人高善宝焚之。吴越宝剑,并将斫柱,乃叹曰:“萧世诚遂至于此,文武之道,今夜穷乎!”历代秘宝,并为煨烬矣。周将于谨、普六茹忠摭拾遗逸凡四千卷,将归长安”。 
王羲之的兰亭稿也于梁武帝时出现,唐刘在其《隋唐嘉話》中说:“王右軍蘭亭序,梁亂出在外,陳天嘉中為僧永所得。至太建中,獻之宣帝。隋平陳日,或以獻晉王,王不之寶。後僧果從帝借搨。及登極,竟未從索。果師死後,弟子僧辯得之所言虽不知出于何据,然可和《二王等书录》中的:“天监中,敕朱异、徐僧权、唐怀允、姚怀珍、沈炽文析而装之,更加题检。的叙述相印证。因为王书整理人之一的徐僧权就曾整理过王羲之的兰亭稿,並在其十四至十五行之间签有“僧字以示为鉴定过。被认为最接近兰亭真迹的《定武石刻》亦在同一位置有此“僧字,因此可知王羲之的兰亭稿确为梁武帝所收得,否则王羲之兰亭稿正文之外的“僧字就不知从何而来。 
王羲之的兰亭稿既然在梁武帝时方为人所知,那么为何在刘宋时的《世说新语》企羨篇中有 “时人以兰亭序方之金谷叙的文句,岂不是和梁武帝方为人所知的情况相矛盾?其实这是一个由传本的错误所引出的误解。学者余嘉锡在《世说新语箋疏》企羨篇第三条的按语说:“今本世说注经宋人晏殊,董弅等妄有删节,以唐本第六卷证之,幾无一条不遭涂抹。况于人人习见之兰亭哉”。据此可知现在所看到的《世说新语》非古本而是经宋人晏殊,董弅等人的删改本,而兰亭序这一名称在宋时己非常普遍,所以就隨意古本《世说新语》中的《临河叙》改为《兰亭序》。至使人误以为在刘义庆时《兰亭序》就广为人知,进而认为王羲之在世之时,《兰亭序》就广为流传。 
实际並非如此,王羲之时广为流传的是《临河叙》,刘义庆据传闻而写的《世说新语》中也只会是《临河叙》,因为《兰亭序》此时尚不知匿于何处,而且《兰亭序》这一称谓也非那时所有。到梁代刘峻(孝标)注《世说新语》时也自然的注上《临河叙》曰,如果当时的《世说新语》中是《兰亭序》那岂不闹出文不对题,乱注乱引的笑话,刘峻是強闻博识之人,且和梁武帝较量过谁记得的典故更多,所以绝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而且《兰亭序》稿此时正藏于梁内府中,刘峻无法见到,当然也无法引录。同样,昭明太子《文选》未收《兰亭序》也是因为无从见到此文。梁武帝收集整理王羲之及其它先贤书迹,其中包括《兰亭序》,但数量众多,(二王书大凡一万五千纸《二王等书录》)真伪掺杂,而且梁武帝重视的是《乐毅论》、《黃庭经》等正书,《兰亭序》虽有徐僧权的签押,(徐僧权,南朝梁图书装裱专家、藏书家。东海(今属山东郯城)人。官至东宫通事舍人,领秘书,以善书法而知名。梁武帝时,他在皇家藏书楼装裱整理图书、名画,内府(皇宫藏书机构)所藏名迹,多由他亲手裱制。因亦藏书。其子伯阳,字隐忍,读其父所藏史书,近三千余卷。历任东宫通事舍人,领秘书。《南史》卷七十二《徐伯阳传》称徐僧权以善书知名。《南史》卷二十三《王锡传》云:普通初,魏始连和,使刘善明来聘,敕中书舍人朱异接之,引宴之日敕使左右徐僧权于座后,言则书之。明袁泰《家藏旧刻跋》云,旧刻《洛神赋》有普通三年(522)正月,徐僧权等题名。)但不被梁武帝看重,甚至可能连有没有《兰亭序》都不知道。所以在和陶宏景的书信来往中对《兰亭序》无言及,《评书》中也无点评。由于《兰亭序》(稿)在当时少有人知,且和其它书迹混杂一起,既无题目,也有涂改圈划,除有晋右将军王羲之书的落款之外,並无其它标志,所以在梁时不为人关注和重视也在情理之中。 

梁乱,包括《兰亭序》(稿)在内的許多二王等先贤书迹大量流落民间,如颜之推在其《颜世家训》第十九杂艺中就有:“梁氏秘阁散逸以来,吾见二王真草多矣,家中尝得十卷”,的记述。智永于陈天嘉中得到兰亭(稿),发现是兰亭(稿)真迹后,並于太建中,獻之宣帝,才得到人们的关注,但兰亭稿的名气不大,不被人重视,隋平陈后有人将此贴献予楊广。但晋王楊广得之后,並不重视珍惜,才会借给智果临习。

隋开皇八年,杨广率众伐陈,次年,指揮贺若弼,韩擒虎等将领平陈后,未对陈国进行大规模的烧,杀、抢,掠等破壞行为,而是采取了保护的措施。杨广还将陈婤,(陈后主第六女),广德公主(陈后主第四女)及宁远公主(陈宣帝第十四女,陈后主妹)等作了偏房夫人,因此这些人向杨广提供智永献予陈宣帝兰亭真迹的下落或直接将兰亭真迹献予杨广。所以《隋唐嘉话》中 或以献晋王”的记述是可信的。

杨广平陈不久即离陈境,后由于对陈境内佛教及僧侣实行高压政策,激起僧侣及同情僧侣的人在陈境内的多处叛乱。为此杨广又于开皇十年590年至开皇二十年600年,任扬州总管,进行平叛及稳定人心等工作。平叛很快就结束了,但安定人心是一项长期的工作。杨广首先僧侣中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天台山智顗等名僧召到杨州,建慧日等四道場供他们讲习佛法,开始智顗等对杨广尚存敌意,渐渐才接受了杨广的怀柔政策,杨广也受了顗的菩萨戒。为宏扬南方佛法,杨广又收集陈境内的流散佛籍,在慧日道埸设宝台经藏,召集僧侶抄录整理佛籍。在此期间结识了智永、智果等书法高僧,並有 智永得右军肉,智果得右军骨”。的赞扬性评价。智果也才得以向杨广借临兰亭真迹,杨广又因 王之不宝而忘索。但在召智果入慧日道埸写经时,智果如智顗初期一样有抵触情绪,惹恼了杨广,才会被杨广囚于慧日道埸,令守宝台经藏。开皇二十年(600年)杨广被立为太子而离开杨州,此时智果知道拗不过太子,在太子东巡扬越时向太子上呈了太子东巡颂,太子杨广才消气,並将他召入在洛陽新设的内慧日道埸。续高僧传卷三十云 释智果。会稽剡人。率素轻清慈物在性。常诵法华颇爱文笔。经史固其本图。摛目得其清致。时弘唱读文学所欣。俗以其书势逼右军。用呈蕃晋王。乃召令写书。果曰。”吾出家人也。复为他役。都不可矣。一负声教之寄。二违发足之诫。王逼吾身。心不可逼”。乃云。 眼闇不能运笔”。王大怒。长囚江都。令守宝台经藏。及入京储贰出巡杨越。乃上太子东巡颂。其序略云。智果振衣出俗。慕义游梁。感昔日之提奖。喜今辰之嘉庆。遂下令释之。赐钱一万金钟二枚。召入慧日。终于东都。六十余矣”。

抄录整理流散佛籍是一项费时的工作,也许智和辨才也参加了此项工作,因此辨才才会从智果那里得到兰亭真迹。东都是杨广称帝后扩建完成的,因此智果终于东都是在杨广称帝后。《隋书、卷三十五》 云:大业时,又令沙门智果,于东都内道场撰诸经目,分别条贯,以佛所说经为三部;一曰大乘,二曰小乘,三曰杂经。其余似后人假托为之者,别为一部,谓之疑经。又有菩萨及诸深解奥义、赞明佛理者,名之为论,及戒律并有大、小及中三部之别。又所学者,录其当时行事,名之为记智果书迹留世很少,在《淳化阁贴》中存智果抄梁武帝书评殘页,附图于下:

辨才身世据唐何延之《兰亭记》说:辩才姓袁氏,梁司空昂之玄孙”。可能是袁昂孫袁奭子,(袁昂齐梁间人,粱师空,其书法评论有《书评》一书,生平事迹见《梁书》卷第三十一 列传第二十五巳知的有五子:君正、君方、敬、泌、士俊,见《辕涛涂世系考下篇》一女,女即袁月玑。)君方生子袁奭《北齐书·列传三十七》曰:奭字元明,陈郡人,粱司空昂之孙也。父君方,粱侍中。奭,萧荘时(公元558年)以侍中奉使贡,荘败,除郎邪王俨大将军谘议,入馆,迁太中大夫。並于565年)参加了北齐后主高纬时《御览》的编辑工作。萧荘时,奭年约28岁。(生年 530年) 
    袁奭在 北齐后主高纬 天统元年( 560年)所撰的《蔡府月玑袁氏墓志》中谈到姑母袁月玑家族的情况,文曰:“夫人讳月玑,陈郡阳夏人。盖有舜之苗裔也。槐棘相辉,蝉冕趋映。著之前史,可略而言。祖顗,宋侍中、吏部尚书、雍州刺史。万里肃然,九流无滞。考昂,梁侍中、特进、尚书令、司空、穆正公。人之仪表,国之针龠。夫人即穆正公第十二女也。禀纯粹之贞和,蕴徽容之雅淑。孝敬闻乎朝野,恭俭发自闺门。真草之书,拟蔡琰之前辙;诗赋之美,袭左芬而罕愧。取验彤管之篇,以从牉合之礼。乃作俪于梁散骑常侍、济阳蔡彦深。自膺箕帚,寔标柔德。若非吉凶事际,未尝轻出户庭。罹此未亡,颇弘法宝。夫人女夫,特进、开府仪同三司、沧州刺史、会稽郡开国公王琳。昔在梁朝居中作相,而妖氛未静,淮海虔刘。特进,人奉大齐。夫人随女到邺,无徵积善,沉病乃遘,以齐天统五年太岁丁丑五月己丑朔,廿九日丁巳薨于客馆。春秋六十有二。仍以其年七月戊子朔廿一日戊申迁窆于邺县之西里。奭姑之次第十有五人,生死分违,感恋何极,谁谓酷祸,儵忽遽臻。摧慕之情,不能自已。兰芬玉润,托于鸿笔。齐司空、谘议参军、梁侍中、御史中承、南阳刘仲威乃为铭曰:滔滔若水,荡荡姚墟。是由帝系,爱本伯诸。忠贤昭晰,麾鼎猗欤。夫人淑令肃恭,伊行道履,家风克终,温敬有行。既及嫔德斯胜,珪璋以质,婉娈其姿。接下承上,训则房帷,弘箴阅史,仪形母师。哀捐夜哭,福求彼岸。逄此雷屯,遂离多难。从夫孝女,养申礼馆,徒为积德,奄欺与善。白日空昭,红颜长缅,孤坟月落,高松露泫。夫人兄子、齐大将军咨议、梁侍中奭制序。      
 袁奭之后分为两支,一支是袁熙和袁植,其中袁植无后。袁熙之后为袁恺。(见《全国袁氏分布要览》)袁植按贞观十年(635年)为八十岁计,上推八十年为555年,即梁建安公萧渊明天成 元年 ,梁敬帝萧方智绍泰元年。袁奭时年二十五岁。袁植在袁奭归北齐时,年仅三岁,未随其父北移。而且当时正属梁乱时期,袁奭就是奉萧荘命到北齐的。萧荘是王琳捧起来的小皇帝(天启帝),王琳又是袁奭的堂姐夫,二年后在和陈的爭战中王琳兵败,萧荘和王琳又分别逃归北齐。在这样的情势之下袁奭就不会回南方,因此袁奭也不能和袁植相见。此后在后梁和陈的爭夺战中亙有勝败,太建五年(573)陈宣帝北伐,十月陈吴明彻进攻寿阳,最终俘杀王琳。在这样的乱世,袁植为避祸而隐入沙门,作了和尚,因此才有袁植无后的记述。从无后和世系看袁植应该就是辨才。 

辨才得到兰亭序是在隋代,因为不论是智永所传还是智果所传,智永智果都活到了隋代。智永晚年移居长安西明寺(《佛学大词典》),並曾托其徒尚杲寻找和维护先王羲之等人墓穴,为此尚杲写了《金庭瀑布山展墓记》,文曰: “尝闻先师智永和尚云:‘晋王右军乃吾七世祖也,宅在剡之金庭,而卒葬于其地。我欲踪迹之而罢,耄不能也。尔在便宜,询其存亡。’杲谨佩不遗。大业辛未,杲游天台过金庭,卸锡雪溪道院,访陈迹,览佳山,因记先师遗语,求右军墓,得于荆榛之麓,略备山陵之制,墓而不坟,朴而不甃。杲惧久加荒秽,丘陵莫辨,征其八世孙乾复等共图之,立志石作飨亭,以便岁时禋祀。呜呼!升平去大业才二百五十年,而荒湮若此,则千载之后,将何如哉!吴兴永欣寺沙门尚杲识。”《金庭王氏族谱》中,亦有王羲之八世孙钱复的名字。王羲之妻《郗旋墓识》也可能是此次展墓所立。

辨才得到兰亭序有二说,一说是智永家传,临终传與辨才,即《兰亭记》所说。另一说是:“王右军兰亭序,梁乱出在外,陈天嘉中,为僧永所得。至太建中,献之宣帝,隋平陈日,或以献晋王,王之不宝,后僧果从帝借榻。及登极竟未从索。果师死后,弟子僧辩才得之”(《隋唐嘉话》)。辨才得到兰亭序后,知道此情况的尚有他人,如虞世南就曾向智永学习过书法,他应该知道兰亭序就在辩才手中,所以《兰亭始末记》中才有:“后更推究,不离辩才之处”的记述。而且袁家后人在武德贞观年间也在朝中为官,如袁朗(《旧唐书·列传140》云:“朗雍州长安人,抠之子。先自陈郡仕江左,陈亡徙关中。陈后主(583587年)闻之而召入禁中。陈亡,仕隋,为尚书、仪曹郎。武德初(618年)授齐王文学。祠部郎中。贞观初(627年)卒官。太宗为之废朝一日”。)袁承序:《旧唐书·列传140》:“朗从父弟承序,陈尚书宪之子。武德中(622年)齐王元吉闻其名,召为学士,府废转建昌令。王世充将授隋禅。群僚表请劝进。宪子给事中承家,托疾独不署名,此父子足称忠烈。承家弟承序,清员雅操,实继先风。由是召守晋王友,仍令侍读,加授文化馆学士,末几卒”。)他们和辨才是同辈人,对辨才的情况也应知晓。 

《兰亭序》隋唐之际巳有各种兰亭序临榻本在民間流传,但现在大都失传了,仅能见到的有唐欧陽询武德七年成书的《艺文类聚》中的《兰亭诗序》和贞观二年所书的《兰亭记》(不是楷书兰亭记)附图《兰亭记》

欧陽询《兰亭记》书者为谁,书于何时,典籍缺载,但结合拓本中所含线索和相关的历史资料,还是可以知道大略的情况的。现分述如下:一、从书體方面说,《欧陽询兰亭记》并非纯行书,也非纯楷书,而是既似楷书又像行书的书體,姑将它称为行楷书。为何会有这样的书體?这是自南北朝以来,人们在临习和发展王羲之书过程中所形成的一种趋势。旱在梁武帝普通四年,北魏孝明帝正光四年(公元523年)的《元鉴之墓志》,附图 
和梁武帝大通元年,北魏孝明帝武泰元年,公元528的《元略墓志》。附图 
就是类似《欧陽询兰亭记》书體的碑刻。此后类似碑刻就不断出现,如东魏孝静帝定武元年,梁武帝大同九年(公元543年),《定州剌史高归彥造白玉釋迦像记》附图 

及东魏武定二年(544)的《魏故假黄钺太傅大司马广阳文献王妃(王令媛)墓志铭》,就基本和《欧陽兰亭记》书體一至了。附图

在隋代碑刻中,也有类似碑刻,如隋大业二年十一月,公元六0六年的《秘丹墓志》、附图

欧陽询是喜学碑之人,《欧陽兰亭记》和这些碑刻如此相似也就得到了合理的诠释。

二、从内容方面说、在隋末初虽然兰亭真迹尚藏于某处,但巳有各种内容相似的传抄本在流行,如《艺文类聚》中的《兰亭诗序》,:“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脩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脩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足乐也”。诗序中的文句,就和《欧陽兰亭记》就有所不同,如诗序中,“列坐其次”,在兰亭记中则为“列坐其间”,诗序中“信足乐也”。在《兰亭中则为“信可乐也”。《欧陽兰亭记》和《晋书》中的《兰亭序》在文字上也有不同,如《兰亭序》中“列坐其次”與《诗序》同而和《兰亭记》异。

三、从欧陽询在此期间的经历说,武德二年,窦建德破宇文化及而将原在宇文化及手下的欧陽询任命为夏的太常卿,武德四年,李世民破窦建德后欧陽询又归唐,武德五年任唐给事中,並参加修撰陈史,武德七年,完成奉李渊命编缉的《艺文类聚》,贞观一年,又和虞世南奉命对五品以上文武京官子及有书法天赋者教授书法,教授书法资料由宮内提供。欧陽询在李世民破窦建德及王世充后,接触到缴获的大量前人书法墨迹,在参加修撰陈史和《艺文类聚》时又查阅和抄录许多史料和文章,因此看到《兰亭诗》,並将《兰亭诗》中的序编入《艺文类聚》。贞观一年参加教授书法,因此他在贞观二年抄录的《兰亭记》很可能是出自宮中提供的前代书法。而且是随手而抄教授书法用的参考资料,因此才有列字抄落而后补上的破绽。

    至于为何刻成石,但列字在文后不在文内的破绽还在,可能那是后来的刻者为保存原貌,而以原迹直接糊于石上雕刻而留下的。用原迹刻石是唐以来,人们为最大限度地保存原迹面貌而采用的一种方法。只要刻工精湛,打拓枝术高明,就能最大限度地看到原迹的风采,但原迹的纸质,纸色及行笔时的用墨浓淡,笔锋贼亳等是看不見的。举一例子,如在董其昌的戏鸿堂贴中,有一陆柬之兰亭诗就是用原迹上石刻拓的,不仅字迹清晰,连纸上的破损之處也能拓出。附图:

一种陆柬之兰亭诗墨迹图:

可见用原迹上石刻拓确实是一种传神的刻拓。但一经刻拓原迹即毁,因此墨迹中的孤本、精品一般是不会用此法的。

武德四年秦王李世民消灭了王世充和健德政权后,缴获了许多前朝留下的二王及其它先贤书迹,:“及隋之季,王师入秦,又於洛阳擒二伪主,两京秘阁之宝,扬都扈从之书,皆为吾有”。( 《徐氏法书记》)而且许多前陈朝对兰亭稿下落有所了解的旧臣,也归顺了李世民,如窦健德手下的虞世南,欧陽询,褚亮、褚遂父子都投到李世民幕中。他们为李世民提供了有关兰亭稿的留存情况。因此才会:“為秦王日,見搨本驚喜,乃貴價市大王書蘭亭,終不至焉隋唐嘉话)但不会:“及知在辯師處,使蕭翊就越州求得之,以武德四年入秦府隋唐嘉话)因为此时是战事正繁之时,无暇顾及。直到贞观时李世民做了皇帝,在全国征集二王书迹时才得到兰亭(稿)。太宗於右军之书,特留睿赏,贞观初,下诏购求,殆尽遗逸”。(徐氏法书记》)至贞观中,太宗以德政之暇,锐志玩书,临写右军真草书帖,购募备尽,唯未得《兰亭》。(《何延之兰亭记)。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