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 河 恋 歌》

天图书

 
 
 

日志

 
 

《南唐兰亭》考索二 (引自一鸣先生博文)  

2013-02-22 01:57:49|  分类: 那时蘭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自一鸣先生  http://yiminghuahua.blog.163.com/blog/static/216899008201311693739819/ 

《南唐兰亭》考索二

征得《兰亭稿》的时间大约是在贞观十年,因为在贞观六年遂良第一次整理王书时无兰亭的记载,而在贞观十三年遂良第二次整理王书,兰亭连同兰亭诗在《右军书目》中被列为草书第一。传为虞世南临的兰亭序也应在贞观十二年前,因为虞世南是贞观十二年辞世的。虞世南之所以有临兰亭序传世,是在贞观十年,”貞觀十年,乃搨十本以賜近臣隋唐嘉话)“尝令榻书人汤普彻等榻《兰亭》,赐梁公房玄龄已下八人。普彻窃榻以出,故在外传之”。(《徐氏法书记》)的情况下得以看到和临摹。唐太宗如果是早年就得到《兰亭序》,那么遂良第一次整理王书时就应有记载,而且太宗为何到此时才令人榻赐近臣。因为只有此时刚得到兰亭序,觉得非常珍贵,是举朝上下瞩目的书迹,又仅此一份,如让大家传观和临摹极易损壞和遺失,才令人榻赐近臣,也因为汤普彻窃榻以出,才会:故在外传之”。在外传之的抄本,流传甚远,不仅长安有流传,远至敦煌都有传抄本,如现存法国国家博物馆的传抄本兰亭序,就是出自敦煌写本。附图:  

當然由于不是名家所抄,抄于何时何地就不得而知了,内容和晋书所载一致,可知这是照通行本传抄的,其中既无曾字,也无怏字。在有感于斯文后,有三个字,可能是抄写者的名字。此外在法国所敦煌

写本中,还有不同书體的兰亭序片断,附图:

可見自唐太宗摹、临本问世后,兰亭序的传播是非常及时和广泛的。

在贞观时期,公私著作中都无兰亭序是何时入御府,何人取得,及拓赐王,近臣和入葬昭陵等方面的记述。即使对兰亭序本身的记述也少得可怜,仅有遂良《右军书目》中:草书第一,永和九年。(二十八行,兰亭序。) ”和《晋书,王羲之传》中:尝与同志宴集于会稽山阴之兰亭,羲之自为之序以申其志,曰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暢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暢,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或以潘岳(笔者注:应为石崇)《金谷诗序》方其文,羲之比于石崇,闻而甚喜”。(笔者注:此句应是转述《世说》中话,而易使人误以为是兰亭序)的记述。而且对书體的认知也不尽相同,《右军书目》中称为草书,而太宗的《笔意论》则称为:行书兰亭。之所以如此,究其原因,可能是兰亭序的来路不正,传扬开来有累太宗的君德,而将兰亭真迹随葬昭陵又是用公众瞩目的國宝来滿足自已的私欲,也有損唐太宗的名声,所以关于兰亭序何时入御府,何人取得及拓赐王,近臣和入葬昭陵等方面的惰况在当时是被禁止谈论的话题,因而在当时的公私著述中也就没有相关著述。即使是当时的兰亭真迹搨摹人之一的冯承素,在唐高宗咸亨三年(公元672年)卒后,亲属托人撰刻的唐故中书主书冯君墓志》,也只写了曾祖冯兴、祖父冯伏,父亲冯英的官銜,和冯承素的卒年、岁数。及冯承素曾任门下省典仪,因有书法特长而直弘文馆,后又为典书坊录事,不久升为中书主书等履历外,绝口不提摹搨兰亭真迹之事。 
直到开元时也还可看到这种被禁止的影响,张怀瓘于开元十五年成书《书断》中,列到,唐高祖、太宗和高宗时也只能以崇敬的口吻说:“高祖神尧皇帝、太宗文武圣皇帝、高宗天皇大圣皇帝,鸿猷大业,列乎册书。多才能事,俯同人境。翰墨之妙,资以神功。开草、隶之规模,变张、王之今古。尽善尽美,无得而称”。尚不敢作任何评论。但兰亭序确在民间研习流传,唐孫过庭于武则天执政垂拱三年(687年)所著的《书谱序》中就明确提到兰亭集序,文云:“止如《乐毅论》、《黄庭经》、《东方朔画赞》、《太师箴》、《兰亭集序》、《告誓文》,斯并代俗所传,真行绝致者也。写乐毅则情多怫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师箴又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情拘志惨。所谓涉乐方笑,言哀已叹”。 
到了唐中宗神龙时期由于政局不稳,宮庭混乱,至使许多宮中历代所藏书迹大量流失,唐武平一的《徐世法书记》说:“至中宗神龙中,贵戚宠盛,宫禁不严,御府之珍,多入私室。先尽金璧,次及法书,嫔主之家,因此擅出。或有报安乐公主者,主于内出二十余函,驸马武延秀久践虏庭,无功于此,徒闻二王之迹,强学宝重,乃呼薛稷、郑愔及平一评其善恶。诸人随事答,为上者登时去牙轴紫褾,易以漆轴黄麻纸。褾题云特健乐,云是虏语。其书合作者,时有太宗御笔于后题之,叹其雄逸。太平公主闻之,遽于内取数函及《乐毅》等小函以归。延秀之死,侧闻睿宗命薛稷择而进之,薛窃留佳者十数轴。薛之败也,为簿录官所盗。平一任郴州日,与太平子薛崇胤堂兄崇允连官,说太平之败。崇胤怀《乐毅》等七轴,请崇允托其叔驸马璥贻岐王,以求免戾,此书因归邸第。崇胤弟崇简,娶梁宣王女主家,王室之书,亦为其所有。后获罪,谪五溪,书归御府,而朝士王公,亦往往有之”。唐徐浩《古迹记》亦言:“至中宗时,中书令宗楚客奏事承恩,乃乞大小二王真迹,敕赐十二卷,大小各十轴,楚客遂装作十二扇屏风,以褚遂良《闲居赋》、《枯树赋》为脚,因大会贵要,张以示之。时薛稷、崔湜、卢藏用废食叹美,不复宴乐。安乐公主婿武延秀在坐,归以告公主曰:主言承恩,未为富贵。适过宗令,别得赐书。一席观之,辍餐忘食。及明谒见,颇有怨言。帝令开缄,倾库悉与之。延秀复会宾客,举柜令看,分散朝廷,无复宝惜。太平公主取五帙五十卷,别造胡书四字印缝,宰相各三十卷,将军驸马各十卷,自此内库真迹,散落诸家。太平公主爱《乐毅论》,以织成袋盛,置作箱裹。及籍没后,有咸阳老妪窃举袖中。县吏寻觉,遽而奔趁,妪乃惊惧,投之灶下,香闻数里,不可复得”。因此到玄宗开元初又收集散失书迹,同书又说:“玄宗开元五年十一月五日,收缀大小二王真迹,得一百五十八卷。大王正书三卷,(《黄庭经》第一,《画赞》第二,《告誓》第三。臣以为《画赞》是伪迹,不近真。)行书一百五卷,(并不著名姓帖。)草书一百五十卷,(以前得君书第一。)小王书都三十卷,正书两卷。(《论语》一卷,并注一卷,写成为第一。)” 此后 也在继续收集二王等人的书迹。因此详细记述唐太宗如何取得兰亭序及在贞观时的流传和下落的何延之《兰亭记》出现了。 
《兰亭记》是一篇奇文,是说它很奇特,它所记述的情况非常丰富生动,在同时人关于唐太宗如何得到兰亭序记述哪篇都不像此篇一样完整详尽。也很奇怪,是说全文透露出一种闪烁其辞,既想说明什么,也想迴避什么的神秘气氛。在叙述中有有许多不尽不实之处。所以千百年来,人们对其所述萧翼赚兰亭及太宗求葬兰亭等等事实和过程作出种种的猜测和指责。认为虚构成分太多,不足以为信,但其它唐人记述唐太宗如何取得兰亭序的记述,没有此文详尽,所以又不得不信。从而使《兰亭序》如何为唐太宗取得,成了无法确知的历史公案。为了追索其真相,试着依据文中所透露出的蛛絲马迹一点点的进行考察。                                                
在《兰亭记》中最主要的人是计赚兰亭之人蕭翼,但在文中又是最蹊跷之人,《兰亭记》中对蕭翼身世背境的说明仅是﹕“监察御史萧翼者,梁元帝之曾孙。今贯魏州莘县”。因此萧翼是何人确实令人难以捉摸。在贞观时期无既是梁元帝曾孙又是监察御史,名叫蕭翼的人。而情况相近的人是有的,但不叫蕭翼而叫蕭钧。 
蕭钧是蕭珣之子,在《新唐书卷九十三列传五》蕭瑀传中附有蕭钧简传,文云:“瑀兄子钧,隋迁州刺史、梁国公珣之子也。博学有才望。贞观中,累除中书舍人,甚为房玄龄、魏徵所重。永徽二年,历迁谏议大夫,兼弘文馆学士。时有左武候别驾卢文操,逾垣盗左藏库物,高宗以别驾职在纠绳,身行盗窃,命有司杀之。钧进谏曰:文操所犯,情实难原。然恐天下闻之,必谓陛下轻法律,贱人命,任喜怒,贵财物。臣之所职,以谏为名,愚衷所怀,不敢不奏。帝谓曰:卿职在司谏,能尽忠规。遂特免其死罪,顾谓侍臣曰:此乃真谏议也。寻而太常乐工宋四通等,为宫人通传信物,高宗特令处死,乃遣附律,钧上疏言:四通等犯在未附律前,不合至死。手诏曰:朕闻防祸未萌,先贤所重,宫阙之禁,其可渐欤?昔如姬窃符,朕用为永鉴,不欲今兹自彰其过,所搦宪章,想非滥也。但朕翘心紫禁,思觌引裾,侧席硃楹,冀旌折槛。今乃喜得其言,特免四通等死,远处配流。钧寻为太子率更令,兼崇贤馆学士。显庆中卒。所撰《韵旨》二十卷,有集三十卷行于代。” 
再根据有关史料将蕭钧生平经历列述于下,蕭钧生于隋开皇十二年(公元592)在当时是有名的书家,而且和和尚们很有交往,未出仕时被称为兰陵蕭钧,贞观元年名僧慧因死,其铭即为蕭钧所作,贞观十年名僧玄琬死,其铭也是由此时已作了太子东宮洗马(八品)的蕭钧所作,到贞观十二年时,己升为太子中书舍人(伍品),尝与堂兄和尚慧龄相唱酬,被稱为太子中舍,到贞观十二年时,与和尚们又断绝了来往,其原因可能和太子李承乾与和尚的纠葛有关。贞观十七年因太子李承乾被黜而免官,后又被重新启用,于高宗永徽二年(651年)时作了谏议大夫,不久因在处理罪犯问题上和高宗发生了爭执,因此一段时间后即改任太子率更令,兼崇贤馆学士。並于显庆年间(656661)卒。 
这样的列述看起来和计赚兰亭毫无关糸,但和其孫蕭嵩的关糸联糸起来看,蕭钧就极有可能是萧翼了。蕭嵩是蕭钧的孫子,在开元时期是权倾时的重臣,又和唐玄宗是儿女亲家,其子蕭衡娶玄宗女新昌公主为妻。蕭嵩在开元时又参加过,收集二王佚书的工作。在开元十年左右,正值蕭嵩任尚书左丞、兵部侍郎期间,此时唐玄宗又因整理前朝藏书,急需了解关于兰亭序的的有关况,即《兰亭记》所说的:“主上每暇隙,留神术艺,迹逾华圣,偏重《兰亭》”。何延之带着所写的一篇旧文,到长安向了解兰亭序情况的人核实。即《兰亭记》中的:“仆开元十年四月二十七日任均州刺史,蒙恩许拜扫,至都,承访所得委曲”,承访时一定会拜访蕭嵩,蕭嵩应该是最了解兰亭序情况的人。得知其来意后,觉得若用真名,有损于自己和先人的名声,因此令何延之掺合了自己曾任过监察御史和殿中侍御史的经历虛构了一个萧翼的名字,似真非真的叙述了计赚兰亭的过程。说它似真,指的是较真实的说出了从邂逅到相知,从谈说文史到赚得兰亭的过程。说它非真指所述萧翼赚兰亭过程,如投壶,握槊等细节描写如同一个传奇故事,而不是真实的计赚兰亭过程。 
但其中的两首诗则更能反映二人的相交情况,现简略诠释于下,辨才诗, “初酝一堈开,新知万里来。”意思是,打开一堈新酝的美酒,招待远道而来的新朋,“披云同落莫,步月共俳徊”意思是,穿着宽大(飘逸)如云的衣服共看将落的夕陽,又一同徘迴于明月之下倾心交谈。“夜久孤琴思,风长旅雁哀。”意思是,深夜聽见孤单的琴声搅起自己无尽的思忆,在猎猎的秋风中传来归雁的哀鸣。“非君有秘术,谁照不然灰。”意思是,不是你有能安慰我的方法,怎么会让巳如死灰的心底又燃起新的希望。从全诗来看,辨才因不承认有兰亭而受到威逼恐吓后,感到很无助和绝望,而从远方来的新知能不惧受到牽连的宽慰自己是非常感激的,因此对蕭翼亳无戒心的说出了兰亭序的秘密。 
蕭翼诗,“邂逅款良宵,殷勤荷胜招。”意思是,我们虽然是不期而遇,但在这美好夜晚却得到你的热情款待,对这样的殷殷情意我不勝感激。“弥天俄若旧,初地岂成遥。”意思是,原来我们虽天各一方但这时的相会马上如老朋友一样相知相得,此地虽是我首次来,但並不遥远(蕭嵩萋即会稽贺晦女,因此他对会稽情况一定不会陌生)。“酒蚁倾还泛,心猿躁似调。”意思是,杯里的喝干了马上续上,而自己的心情却如琴声一样波动起伏。“谁怜失群翼,长苦叶风飘。”意思是,谁来同情我这只失去同伴的飞鸟,在这落叶秋风悠悠无尽的天空中飘泊。全诗透露出一种是不是讲真话的矛盾心情和飘泊天涯,有家难回的悲伤。 
文中的二首诗不一定是辨才和蕭翼所作,很有可能是修改《兰亭记》时加上的,特別是谁怜失群翼句中的翼字有隐含如高山飞鸟,来去无迹的意思,因为蕭嵩的嵩字就有山很高的含义,而高山飞鸟来去无迹是否暗喻其祖父,而表明蕭翼是一化名而非真名。 
再从对蕭翼的描写:“至于越州。又衣黄衫,极宽长潦倒,得山东书生之体”,和蕭翼诗中所表现出的意境,蕭翼不像一个春风得意的官员,而似一个穷愁潦倒的失意文人。所从在蕭翼的形像中很可能也融入了蕭灌的某些元素。 

蕭灌是蕭钧之子,蕭嵩之父。据开元年间蕭嵩请张说所作的《赠吏部尚书萧公神道碑》所载,蕭灌于贞观十七年十八岁时,以经学和书法考起了明经科,並被任命为晋王李显的功曹,(同年太子李承乾谋反事败,其父蕭钧也因此免官)晋王李显升为太子,蕭灌即离开太子府改作了通事舍人,又改任内直监。后李显又作了皇帝(即唐高宗),显庆年间父蕭钧死,因此而辞官守孝,三年以后,托名哀伤而未出来任职,原因是父亲生前因处置罪犯问題和唐高宗发生爭执,而被冷落,父亲死后更是无人提携,因而久久不能出仕。后来被人批评:你有能力,但不想报效国家,只顾自己的哀伤,而不管母亲生活的贫困。在这样的压力之下,才无奈地出来作了国子监丞,后来又作了秦州都督韦师实的女婿,因有这样的姻亲关糸,离开京城,到甘肅,四川一带作州府幕僚,但终不得志。在渝州长史任上,因母病而多方请求去职,获准后奉母回京,途中母病逝,因此哀伤过度而于永淳元年(682年)五十七岁时在穰县而亡。从碑文中可以看到,蕭灌的仕途生涯並不顺利,才有功名就因父亲被免官而升迁无望,父死就难以出仕,后虽作了韦师实的女婿而远离京城,但也终沉下僚,抑郁不得志。所以从《兰亭记》中对蕭翼形像描写和蕭翼诗中似乎看到蕭灌的缩影。附录:张说《赠吏部尚书萧公神道碑》

仁以度心施物,义以由道利贞,孝以养志安亲,慈以教忠仁有后:举四行之尤善必书成百代之馀庆,盖得之于萧府君矣。公讳灌,字元茂,兰陵人,帝高辛之苗裔也。元鸟受命,敬敷五德;白入房,纲开三面。微子封宋,乐叔居萧,氏族之始也;相国下秦,大夫师汉,门阀之宗也。大齐以肃竹膺期,践皇帝之位;大梁以木刃兴运,张天地之图:传宝祚於一家,易鸿名於两汉。青盖入洛,重南国之衣冠;白马朝周,盛西雍之宾客。公即梁宣皇帝之元孙,明皇帝之曾孙。大父南海王,入隋封梁国公。纂德乾坤,承灵睿哲,旧邦虽改,见周鼎之时轻;新社仍封,知晋圭之必大。考钧,中书舍人率更令宏文、集贤两馆学士。学穷秘赜,文标宗匠,广博幽深,契神无迹,温良恭俭,与道为徒:是谓启迪後昆,而前烈者也。

公总山河之粹气,注日月之末光,心根孝友,器包礼乐。动蹑思後,故口无择言;照在机前,故身无择行。加以启蓬山之塞路,入藏室之元关,四科得游、夏之门,六艺取锺、王之隽。年十八,明经高第,补代王功曹。王储,改通事舍人,又换内直监。曳裾西苑,擅文士之场;束带东朝,首正人之列。寻以外艰去职。王戎死孝,时论忧之;闵子免丧,哀心未尽:不就祥缟,不撤几筵者久之。或曰:怀其宝,迷其国,行其志,约其亲,可乎哉?公曰:吾过矣。不得已而外除,不择官而禄仕,拜国子监丞。以婚姻之故,出为甘州司马,徙集、岚二州司马,转渝州长史。其从政也。反身以惠下,推诚以敬上,老吾老以施教,幼吾幼以子人:执是心也,何往不济?故历佐之郡,必僻陋知方,戎变俗,狠戾驯轨,贪饕寡欲,迎新者望风而歌来暮,送故者计日而恋不足。诗云:淑人君子,正是国人。能长人之谓也太夫人在堂有羸老之疾,公因数想计,得扶侍还京,下巫峡之波,上当阳之坂。殿转在侧,殷忧历时,席不安枕,衣不解带。及板舆长税,遂扶杖不起。子春视疾,加损徒勤;石建执丧,悲哀自绝。永淳元年八月,寓居穰县,终於苫盖,春秋五十有七。先君之服也。三年有终,公过时不释;圣善之丧也,五十不毁,公恋亲灭性。君子曰:礼也夫,可谓至矣!夫人京兆韦氏。祖起,兵部尚书;父师实,秦州都督:公卿令族,兰杜齐芬。凤凰飞鸣,始正家道,珠玉秀色,终高母仪。年五十有四,长寿元年十月,逝於京师布政里。粤以二年二月辛卯,合葬於少陵原之先茔,礼也。

其孤嵩,克戴圣君,以宰天下。大福再成於身後,湛恩广运於泉路,开元十七年仲冬癸丑诏曰:中书令嵩父某,毓粹冲和,降灵神象,言入精微之奥,迹登圣贤之轨,位不充量,道足庇人。松贾虽幽,音徽不昧,宜承追远之庆,俾崇冢宰之荣。可赠吏部尚书。同日诏曰:嵩母韦氏,门传一经,行包四德,才淑冠乎邦族,言范光乎母师。诞兹宝臣,作予良弼,封其石,俾承土宇之荣;表以金章,永珩璜之饰。可赠魏郡夫人。於是建宗庙,修礼物,荣君後命,告我前人:远哉心乎,一恩一敬之感会也如是。垂裕立训,克家扬名,遗爱至矣,慎终备矣。东武公之子孙,共连茔阙;南城侯之夫妇,同刻碑铭。词曰:

维萧系宗,出宋之子。天命齐历,河图梁纪。累帝重王,雍容文史。是生邦俊,世济其美。仁义孝慈,中和庸。文章鸣凤,礼乐元龟。碣馆枚马,储闱潘贾。人望国华,风流儒雅。历佐列郡,政成休问。行立时法,言垂後训。没而益荣,追位冢卿。哀感有情,事传无声。墓门松平,碑字金生。不知千古,谁游九京?

而且蕭嵩非常不愿意提到蕭钧,原因可能是其父蕭灌一辈子不得志,是因为蕭钧的经历,特别是因和唐太宗废太子李承乾将蕭钧免职和与唐高宗为处置罪犯问題发生爭执而受影响,蕭嵩少年时期也能感受到这种影响。以至蕭嵩晚年于唐玄宗开元末期,在得唐玄宗的同意邦肋,将家庙和祖陵从长安曲江旁迁至別处安葬时,(見《全唐文、蕭嵩、谢移家庙疏》)请韩休撰的《梁宣帝、明帝二陵碑》中,对先祖大加颂扬,对其父蕭灌也有:“盛名昭於海内,高秩谢於人寰,实彰燕翼之宜,克享褒崇”。滿怀崇敬赞语。唯独对于蕭钧则仅以:“子钧,皇朝中书舍人率更令崇贤宏文两馆学士”。一句轻轻带过(見《全唐文》)。

在计赚兰亭的过程中,蕭翼取得辨才的信任后于辨才处看到兰亭稿后,並不急于夺取,而是:“驳瑕指类”,虽然有使其失去信心,动摇此即为兰亭真迹的观念而不再隐匿兰亭稿,但更深的用意是为防止辨才用伪迹欺骗自己,而和辨才辨论,让其举出更多的依据来证明此即兰亭真迹,蕭翼也是熟知王羲之笔迹的人,回寓所進行比对确证后,得知辨才不在,马上实行偷取。得手后及时通知越州都督齐善行,其缉拿詢问。 
善行曾二任越州都督,首任时间是贞观九、十年间,次任时间是贞观十七年,在首任期内,除其它工作外,监视了解辨才和兰亭真迹的情况也是任务之一,即《兰亭记》中所述的:“后更推究,不离辩才之处”。同时也配合蕭翼的工作即:“善行闻之,驰来拜谒。萧翼因宣示敕旨,具告所由。善行走使人召辩才,辩才仍在严迁家,未还寺,遽见追呼,不知所以。又遣散直云:‘侍御须见’”。和支付:赐物三千段、谷三千石,等善后工作。 
辨才见到蕭翼后,知到巳上当受骗,由于年事巳高,受到这样的刺激,当場就突然中风:“身便绝倒,良久始苏。后来虽得到唐太宗的宽宥,但对赐物已不敢當作个人财产,用此款項建造了三层宝塔。此后则口角歪斜,言语失控,生活不能自理,仅以吸饮流汁以维持生命,此即《兰亭记》中所说的,“老僧因惊悸患重,不能强饭,唯啜粥,岁余乃卒”的原因。” 
据何延之在《兰亭记》中所说,这些情况是辨才弟子杨玄素提供的。但此话的可信度不高,因为辨才经历的只有:“追师入内道场供养,恩赉优洽。数日后,因言次乃问及《兰亭》,方便善诱,无所不至。辩才确称,往日侍奉先师,实尝获见。自禅师殁后,荐经丧乱坠失,不知所在。既而不获,遂放归越中”。和受蕭翼的欺骗而丧失兰亭真迹的过程,及:“身便绝倒:因惊悸患重,不能强饭,唯啜粥,岁余乃卒”的痛苦之外,如:“上谓侍臣曰:‘右军之书,朕所偏宝。就中逸少之迹,莫如《兰亭》’。求见此书,劳于寤寐。此僧耆年,又无所用,若为得一智略之士,以设谋计取之。尚书右仆射房玄龄奏曰:臣闻监察御史萧翼者,梁元帝之曾孙。今贯魏州莘县,负才艺,多权谋,可充此使,必当见获。太宗遂诏见翼,翼奏曰:若作公使,义无得理,臣请私行诣彼,须得二王杂帖三数通,太宗依给。和:翼便驰驿而发,至都奏御,太宗大悦,以玄龄举得其人,赏锦彩千段,擢拜翼为员外郎,加入五品,赐银瓶一、金镂瓶一、玛瑙碗一、并实以珠;内厩良马两疋,兼宝装鞍辔;庄宅各一区。太宗初怒老僧之秘恡,俄以其年耄,不忍加刑,数日后,仍赐物三千段、谷三千石,及:帝命供奉拓书人赵模、韩道政、冯承素、诸葛贞等四人,各拓数本,以赐皇太子、诸王近臣。贞观二十三年,圣躬不豫,幸玉华宫含风殿,临崩,谓高宗曰:吾欲从汝求一物,汝诚孝也,岂能违吾心耶?汝意如何?高宗哽咽流涕,引耳而听受制命。太宗曰:吾所欲得,《兰亭》,可与我将去。及弓剑不遗,同轨毕至,随仙驾入玄宫矣。”等情况辨才是不会知道的,自然也无法讲给杨玄素聽,因此杨玄素不会告诉何延之。只能是何延之:开元十年时:至都,承访所得委曲时,有人向他提供的。 
何延之是在何时何地了解到萧翼计赚兰亭情况的,据《兰亭记》所说,是武后长安二年(702年)作左千牛(皇帝近卫军)时,奉命到越(会嵇一带)凋查了解前代佚书情况时,(武后时也征集过二王书迹,如王方庆的万岁通天贴)在永兴寺聽辨才弟子杨玄索讲述的。饭后将前因后果追记下來,希望后來的人知道我的存心用意。(此话很隐晦,为什么不能明说记述兰亭始未的存心用意,而希望后来人自己體会,但为何又将此事告訴:好事同志须知者,和付永、(彭年。)明、(察微。)温、(抱直。)(令叔。)等兄弟,这些人和此事又有何关糸。)后來到了甲寅(开元二年公元714年)三月因联想到王羲之兰亭集会而将原來的谈话录改订为《兰亭记》。开元十年(722年),到长安祭祖,承访所得委曲,(此处略去了很多内情,应该是将改订的《兰亭记》向皇帝或其它部门報告后,皇帝或其它部门觉得尚不够全面清楚,因此命令他再进行调查核实,承字就表示是奉命行事,是公务行为。向有关人员了解到有此事的详細情况后,对《兰亭记》又进行修改,並准备向皇帝递呈)。 

何延之叙述写作《兰亭记》的原因和蕭翼计赚兰亭的过程部份十分的隐讳难懂,如果《兰亭记》确为他所作,那么是否可作这样的推测:何延之在长安二年奉命调查奇书时,虽然从杨玄索口里知道了蕭翼计赚兰亭的大致情况,但在当时还不敢公开谈论,因此只在三兄弟和好事同志间传播,后人应该能體会到其中的原因,之所以在好事同志间传播,因为三兄弟和好事同志是共同参与聆聽楊玄素讲述之人,也是一起到越中调查奇书之人,换言之随谍适越调查不止何延之一人,而是一个小组,包括三兄弟和其它好事同志,即一至同意将此事隐瞒之人。但将杨玄索口述整理成文的是何延之,因此整理成文的材料让三兄弟和好事同志间传观(即亦无隐焉),其用意是大家都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不敢告发谁,共同保密,其二是蕭翼赚兰亭的情况确是从杨玄索口中所得,而非自己的瞎编杜撰。

  评论这张
《南唐兰亭》考索二 (引自一鸣先生博文) - QYccs - 《星 河 传 言》 转发至微博
《南唐兰亭》考索二 (引自一鸣先生博文) - QYccs - 《星 河 传 言》 转发至微博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