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 河 恋 歌》

天图书

 
 
 

日志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2014-05-27 01:26:26|  分类: 那时蘭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2013-11-25 21:5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兰亭序  真迹  流传   |举报 |字号 订阅

 再说智永不敢伪造的原因。先说一下智永是在何时何处得           《兰亭》稿的。据我所知,代开元年间之前,尚无智永何时何处得到《兰亭》稿的记述,到何延之撰《兰亭》时才有《兰亭》真迹是王羲之后人一代代祖传至王羲之七代孙智永手里的说法,並说事见《会稽志》”。但不论《会稽志》是否有此種说,这种说法可信度是不高的,因为如果《兰亭》真迹是祖传,那么就不会在梁武帝时出现在梁内府,並为徐僧权签上权字以示曾经他看过。另一种说刘餗在隋唐嘉话》中所说的王右军《兰亭序》,梁乱出在外,陈天嘉中为僧永所得。”此说虽有理,但因极为简略而难以确知智永是在何时何处得到《兰亭》真迹的。为追索真像,只能从更远处说起。智永有一篇题跋名为《题右军〈乐毅论〉后》,他说《乐毅论》者,正书第一。梁世模出,天下珍之。自萧、阮之流,莫不临学。陈天嘉中,人得以献文帝,帝赐始兴王。王作牧境中,既以见示。吾昔闻其妙,今睹其真,阅玩良久,匪朝伊夕。始兴薨后,仍属废帝。废帝既殁,又属余杭公主。公主以帝王所重,恒加宝爱,陈世诸王,皆求不得。《乐毅论》是有人献给陈文帝,陈文帝又賜给子始兴王陈伯茂。陈文帝为鼓励始兴王陈伯茂学习书法,賜给陈伯茂的不仅只《乐毅论》一贴,还包括士兵掘郗昙墓没收入官府的书贴和其它的二王书帖。陈伯茂由扬州剌史改任东扬州剌史,驻地就在会稽,时年才十岁,正是学习书法的最佳年纪。而智永在会稽书已很出名,东扬州剌史府就请智永到剌史府帮助鉴定陈文帝所賜书迹和指导陈伯茂学习书法,因此才得以看到令之倾倒的《乐毅论》。在陈文帝所賜书迹中就梁乱流出的兰亭真迹,(至于文帝手中的兰亭真迹,可能出自文帝之叔陈武帝同僚王僧辩处,因平侯景乱后王僧辩曾搜刮乱后劫余,后来陈霸先(即后来的陈武帝)和王僧辩政见不合,陈霸先杀了王僧辩,王僧辩搜刮的劫后余书,可能就归陈霸先所有,陈霸先称帝后,这些书迹存于宮中,文帝继位后,就将包含兰亭真迹在内的部分书迹赐给始兴王陈伯茂。)由于有帮助始兴王陈伯茂鉴定书迹和指导书法的便利,智永从始兴王陈伯茂处得到了兰亭真迹。后来由于陈宣帝废了陈伯茂之兄陈伯之的帝位,时年十八的陈伯茂不服而被软禁于废帝陈伯之府中與帝游处,后来又被陈宣帝谋杀于车中。他所携在身边的《乐毅论》等书迹又为废帝所有,但废帝一年后(太建二年)又不明不白的死去。其所存书迹又为宗室瓜分。此后陈宣帝又追查始兴王陈伯茂所存其它书迹的下落,包括兰亭真迹的下落。智永为免责和脱祸,不得巳才将兰亭真迹献给了陈宣帝,所以隋唐嘉话》说至太建中,献之宣帝。”。因此可见智永是绝不敢拿出一篇伪造的书迹去糊弄陈宣帝的。陈宣帝也不看重兰亭真迹,因此不知此后兰亭真迹落入何人中,但智永对兰亭真迹尚耿耿于怀。           开皇九年,楊广平陈后在将陈氏皇室成員和宮嫔押送北方前夕,有人为求得楊广的宽宥而将兰亭真迹献予楊广。此后由于隋对陈境内的佛教实行高压政策,激起僧人们的反叛,杨广又回来平叛,平叛后对陈境内的佛教和僧人改为怀柔政策,连杨广都受了菩萨戒,以及笔墨因缘,如智果将自已的书法作品献给杨广,所以智和智果都得到杨广的赏识,杨广称智永得右军之肉,智果得右军之骨。趁此機缘,智果就向杨广借临兰亭真迹。尔后智果惋拒杨广令写佛经的要求激怒杨广,而被囚于慧日道場,守宝臺经藏。智果在书法方面又师从智永,智果失去自由,兰亭真迹就重回智永手中。而此时杨广又升级为太子而不看重兰亭真迹,就没有索回。后来智果献《太子东巡颂》,得到杨广的原谅而被调到洛陽慧日内道場,主持编缉佛经,並卒于慧日内道場。杨广称帝后智永也被调到长安西明寺,从事书迹鉴定,因此他在《题乐毅论后》说“及天下一统,四海同文。处处追寻,累载方得。此书留意运工,特尽神妙。其间书误两字,不欲点除,遂雌黄治定,然后用笔。陶隐居云:“《大雅吟》、《乐毅论》、《太师箴》等,笔力鲜媚,纸墨精新。”斯言得之矣。”。在离开会稽前夕将兰亭真迹传给了辨才。智永约于隋大业五年(609年)离世。

由于兰亭真迹隨葬唐太宗昭陵,后世难以看到兰亭真迹原貌,自宋以来人们就对兰亭序》书迹的真实性有怀疑,但主要还是哪种兰亭序》书迹是接近《兰亭真迹的爭论。而到清末李文田则提出兰亭序》文、书俱伪的看法。李文田据《定武兰亭》认为,《定武兰亭》是唐人所书,不是晋人笔迹,如果《兰亭序》是王羲之所作,那么就只能写出具有隶书笔意的晋碑體。梁代之前只有《临河叙》,而《兰亭序》又比《临河叙》多出“夫人之相與以下的内容,所以《兰亭序》是陈隋间人对《临河叙》的改写,托名为王羲之。一九六五年兰亭论辨时,郭沬若更明确指出《兰亭序》是智永所为。《兰亭序》的爭论之所以无定论,主要是因为人们不知道《兰亭真迹面貌所至。其次是在兰亭序》和《临河叙》孰先孰后关系认知不同。

智永再次得到兰亭真迹后,虽秘而不宣,但由于兰亭真迹经过如此多的复杂变故,早巳成为公开的秘密,在隋唐之际已有多种传抄本在流传。现在大多已失传,但还是有迹可寻的:唐高祖武德七年由欧陽询编成的《艺文类聚》一书中,所引的三月《兰亭诗》序,既不是《临河叙》也不是《兰亭序》,而是《兰亭序》的节抄本,在“引以为流觞曲水句中多抄了一个流字,並将信可乐也的可字抄为足字。唐太宗也是看到《兰亭序》的传抄本后,才对《兰亭序》感兴趣而去追寻《兰亭真迹的下落。那么唐太宗看到的《兰亭序》传抄本又是什么样的?唐太宗看到的《兰亭序》应该就是贞观二年欧陽询所抄的《兰亭记》一类的抄本。在贞观元年,欧陽询和虞世南奉命对五品以上文武京官子及有书法天赋者教授书法,教授书法的资料由宮内提供。因此他在贞观二年抄录的《兰亭记》很可能就是宮中提供的抄本,名为《兰亭记》而不是《兰亭序》。欧陽询据宮中提供的《兰亭记》抄本随手而抄,作教授书法用的参考资料,因此才有列字抄落而后补上的破绽。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唐太宗后来派人赚来的《兰亭序》,就是智永献予陈宣帝,又从隋炀帝楊广处重回手中的《

 兰亭真迹。唐太宗所得到的兰亭真迹,由于被宋理宗以兰亭真迹直接附于石上镌刻而不复存在,但通过《南唐兰亭》和世人公认的定武本,神龙本,虞世南本和褚遂良本等唐传诸本相比较,还是可以推知《兰亭真迹的面目。现将《南唐兰亭》和唐传诸本逐行比较如下。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对南唐兰亭诸疑的回复二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