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 河 恋 歌》

天图书

 
 
 

日志

 
 

(转一鸣先生回复一)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2014-07-30 23:42:15|  分类: 那时蘭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http://yiminghuahua.blog.163.com/blog/static/216899008201310259933978/

2013-11-25 21:2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兰亭序  真迹  流传   |举报 |字号 订阅

鸟儿您好!看了您的几条对南唐兰亭的评论,我覺得这種怀疑精神很好,因为疑则有进。从您的评论中可以看出疑问还是集中在兰亭序的真伪和流传方面。现据我所知按时间顺序回复如下:关于兰亭序是否是智伪造的问题?我认为兰亭序草稿智既伪造不出,也不敢伪造。先从伪造不出方面说起:从王羲之原创的兰亭序草稿文章內容说,智永不可能参加晋永和九年的兰亭集会,也不会有王羲之所见,所思的真切感受,所以也写不出只有亲历者才能写出的文章。从书迹特征说,兰亭序草稿总體上看有三个特征。一是兰亭序是一篇乘兴而书的的草稿,而不是一篇精心写就的力作。从南唐兰亭中可以看出,兰亭序草稿有增字,改字和圈字的情形,並有用它字代此字的忘字痕迹,但沒有用墨塗抹的情况。二是兰亭序草稿书不一體,即不是用一种书體写成的,它是用正书(即有隶书笔意的楷书)行书和草书写成的。王羲之书不一體的特征和羲之相距不远的羊欣就注意到了,他在现已失传的《续笔阵图》中说“羲之书多不一体。(见唐人所《书断列传》引)三是有相同的字就有意用不同的形式书写。即何延之兰亭》中所说的“有重者皆构别体。就中字最多,乃有二十许个,变转悉异,遂无同者。”所以古人说;兰亭以草稿为贵,书不一體,有重者別构之。

在智永生活时期,王羲之真迹存世尚多,如果他写出一篇草稿,将它稱为是王羲之所书,那是沒人相信的,反而会自毁书法名声,更不用说他竟敢拿这篇假货去糊弄陈宣帝。从南唐兰亭拓本可推知,王羲之兰亭稿真迹是晋人法度,而非陈隋人风格。兰亭稿是王羲之快速写下当时所思所想的草稿,因此由于一时忘记写崇山二字,于是就在峻嶺上加一增字符号而上崇山二字,在向之所欣处原为后今所欣,因感到不达意而改为向之所欣豈不痛哉的痛字写成捅字,发现写错后加了一个病(广)字头,因而此字比其它字高,(而且有后人在摹写《兰亭序时已发现此情况,並加以刻意摹写,如可能出自清代安歧《墨缘汇观》,鈐有《卞永誉书画汇考同》朱文印,唐秘书少监虞世南书的墨迹。在墨迹中痛字是先写一个广字,然后在广字撇画尾绞转为甬字,和《兰亭稿中的痛字行笔过程相当一至。)附图:唐秘书少监虞世南书墨迹。
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在苏东坡朔方本中被误摹为字。悲夫上面圈去良可二字,原为良可悲也,也字改为字。又如俯仰之间,巳为陈迹,用字代替,后之览者字代替,尤不能与之兴怀尤字用字代替,如果是改正后的文稿,这些瑕疵是会改正的。书不一体也不仅存在于兰亭稿中,而是当时的一种书写习惯,如王羲之的建安》帖

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就是用三种书體写成的,和王羲之同时的谢安在《每念》帖
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及《中郎》帖中

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也有这种写法。其子王献之的《相迎》帖
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也是如此。有相同的字就用不同的写法,即有同者则別构之,也不仅在《兰亭》稿中有,如上而所举的《建安》帖中的两个五字就是別體,《都下》帖的两个下勾九字也是別體。从《兰亭》稿的个别字形特征来看,如区別于唐摹本的下勾的永和九年的九字,也不是王羲之的独创,而是当时的习惯用法,如在王羲之的《都下》帖中
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就有下勾的九字孔侍中贴的九字书也向下勾。
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他的舅子郄愔的《至庆帖》也向下勾。
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在此之前的魏晋写经,也有下勾的九字:
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其子王凝之在《八月》贴中也有下勾的九字
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而且九字当时不仅有下勾的写法,也有上勾的写法,如王献之的《廾九日》帖。

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一鸣 - 一鸣的博客

在王羲之的《兰亭》稿中为何在卷末有晋右将軍王羲之书”的落款?这可以从《兰亭》稿中可以找到线索,在《兰亭》稿中有“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的文句,从中可知王羲之有将與会之人诗作聚为一集的打算,而各人的诗作如果没有落款,在聚集时会分不出那篇诗作是何人所写,因此在要求有诗作的人必須有落款,《兰亭》稿是王羲之诗作之一,当然就要写上晋右将軍王羲之书”的落款(而且是一种仅写军銜,未写职务的随意略写)以备将来聚集时方便查阅。兰亭集会后,王羲之将与会之人的诗作汇集在一起,感到《兰亭》稿不宜于做修禊集会诗集序,于是就仿照西晋石崇的《金谷诗叙》将《兰亭》稿改写为《临河叙》,略去“夫人之相與???”以下的内容,在“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句下增加了右将军司马太原孙丞公等二十六人诗赋如左,前余姚令会稽谢胜等十五人不能赋诗,惩酒各三斗。的总括性與会之人的诗作说明。永和九年王羲之等人的兰亭修褉集会和诗作,一时在社会上传为美谈,所以在以后的《世说新语》中才有“时人以《临河叙》方之《金谷叙》,又谓己敌石崇,闻之甚有欣色”的记述。(《世说新语》中 “时人以《兰亭序》方之《金谷叙》,是宋人改本。)如果说是以《兰亭序》方之《金谷叙》,那么《兰亭序》是一篇乘兴天马行空写自已一时所思所感的即时记录,他不会想到要去摹仿《金谷叙》,人们也不会认为《兰亭序》是方之《金谷叙》。智永虽习王书,並有很高的造诣,但从《千字文》等智永传世书迹看,智永沒有“书不一體,有同者皆別构之。”的书写特点和晋人书风。从以上论述中可以知道智永是写不出和王羲之及亲朋之间书习惯如此吻合一致的《兰亭》稿的。

 
  

 

评论

(转一鸣先生回复一)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QYccs
  取消
验证码:(转一鸣先生回复一)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QYccs - 《星 河 恋 歌》换一张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转一鸣先生回复一)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2013-11-26 01:14

10.在太宗得到“真迹”以前,欧阳询见过有“曾”字的《兰亭记》,而太宗得到“真迹”以后,曾字就变为“僧”字,很明显,《兰亭序》第一摩的人,就是斩钉截铁地以一个“梁武帝钦定”的兰亭,充当真籍,蒙骗世人。这之间三个人,智永、辩才、太宗。想动手摩出《兰亭序》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辩才似乎不够格。太宗,可以亲自摩,也可以命人摩,但皇帝得到了心爱的真迹,一个人也不给看,似乎违背天理与人性。所以,我觉得最大的可能还是智永!他的功力与时间足以摩出许多幅仿真产品,目的是保护真籍!

11.以我看,真籍被智永保存了,传给了怀仁。在怀仁手上,真籍可能已经开始毁损,为保存《兰亭序》,怀仁心生一计,把兰亭序的字,打散后藏在《圣教序》中,所以自己跳出来,利用皇家实力,仿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刻《怀仁圣教序》。在太宗时期,怀有《兰亭真籍》而不献宝,恐有欺君之罪,所以怀仁刻《圣教序》,磨磨蹭蹭,历时二十三年,等太宗和褚遂良死了后才把《圣教序》刻完,这个时期,武氏乱政,李唐皇室自然无暇顾及《兰亭真籍》。《兰亭》第二摩出现,也就是怀仁刻碑的样本,传到现在,就是民国三零年的那个版本,大概是钱本吧,这是听一鸣先生说的,我收藏有一本。

12.猜测在此时,也摩了一本,送与皇室,被押上了神龙印。也就是一鸣先生的这个版本,真正的帝王版《兰亭序》!恕我直言,直到现在,还不能确定,先生这本是《兰亭真籍》直接上石本。因为我这好像进入了考古行业了,只能么样认为就么样说。请原谅!

不过,即使不是真籍上石,这个“帝王本”就已经是价值连城了,且只有皇帝才够格拥有,其它的人不够资格。看来,先生只有等到皇帝面世,才能把这幅“帝王兰亭序”转出去!

13.唐中宗,除了这个帝王本之外,起码还有一个版本的《兰亭序》,那就是太宗皇帝传给他的,押有贞观印的“天一阁神龙本”,即现在北京的半神半龙本的前身。

哈哈,跟着先生学考古了!见笑。

回复
(转一鸣先生回复一)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2013-11-26 00:07

太宗“真迹”和《南唐兰亭》不可能是王羲之写的两个版本。对比天历本和《南唐兰亭》,字幅与行的律动很相似,作为书家,王羲之是不可能自己摩自己的字,只会重写,那么律动就不会一样。

传说王羲之后来重写兰亭序,发现没有当时乘酒兴写的好,这说明王羲之没有自己摩过《兰亭序》,而是重写过。乘酒兴而写,正好说明太宗“真迹”的那种呆板,不及《南唐兰亭》的行云流水。

8.如果说“僧”字是僧权押上去的印,那么《兰亭真籍》在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字,也不会有添字符号加“曾”字,所以我断定,僧权没见过《兰亭真籍》。看来,梁武帝也没得到过《兰亭真籍》。王家也不可能把一个摩有“僧”的摩品,被梁武帝给搞去了。或者把一个没有添字符号加曾字的摩品给梁武帝搞去了刚好在那加了一个“僧”字印。

9.太宗离梁武帝只有百把年,况且在太宗以前,流传的版本就有“曾”字(欧阳询兰亭记)看,

估计那时的兰亭传本的确有个“僧”或“曾”在那儿,也许也有“僧”“曾”之争呢!这就说明了,《兰亭》第一摩,也就是太宗“真迹”在梁武帝之后,至太宗时期。“僧”是谁捣的鬼呢?难道是太宗?

回复
(转一鸣先生回复一)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2013-11-25 23:01

4.《兰亭真籍》(注,指王羲之书写的原墨原纸,以后同),是先正书后渐变为行书,书不一体,这点勿用多疑,从天历本,北京半神半龙本,都可以看出来,并且前三条行距较宽。

5.这样,基本可以确定,太宗得“真迹”是一伪本,其实是一幅临摹本。我想要问的是,这个临摹本又是谁临摹的呢?我原来怀疑可能是智永所摩,提请一鸣先生注意,我不是说智永写《兰亭序》。但现在不这么认为。原因见下条。

6.把《兰亭》的一个添字符号加曾字,当做“僧权”的押印,说,“权”字由于历史久远弄掉了(其它字都完好),去哄百把年后的太宗恐怕是哄不了的。因为太宗得到兰亭“真迹”之前已经见过兰亭传本,“真迹”与太宗得到的传本不会相去太远。除非太宗知道自己得到的“真迹”不是《兰亭真籍》,而有意蒙骗士大夫们说已经得到真迹,把寻宝的事收场,让士大夫都学王书(这是政治目的)。这样理解,太宗墓中没有《兰亭序》也就很正常,因为太宗无缘见到《兰亭真籍》。看来,还是不能排除智永摹写《兰亭序》!

回复
(转一鸣先生回复一)对南唐兰亭諸疑的回复一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2013-11-25 22:26

说说鸟儿的想法,仅作探讨!

1.痛字的写法,在王羲之当时,以及王姓后人,这样写的很多,兰亭“痛”字的确是改字。.

2.初唐的几个版本,摩自一个版本,这基本可以定下来。估计这个版本就是唐太宗得到得“真迹”

3.很明显,太宗得“真迹”与《南唐兰亭》相去甚远。我以为《南唐兰亭》更近于真迹,应是当时的黄响纸榻本,而太宗“真迹”是一临摹本。是这样判断的:

对着《南唐兰亭》,匠人(也许是书家)可以临摹出太宗“真迹”,而对着太宗“真迹”是不可能临摹出《南唐兰亭》的。为什么这样说呢?一是,王羲之不大可能用涂墨的小学生方式更改书作。二是,我们不大可能把涂抹的字再用圈字的形式临摹出来。只能是临摹者为简单处理,将圈字直接涂抹,意思是心理认为,这几个字没那么重要。这种思想也体现在后人摹写太宗“真迹”的行为中,比如,有的有“僧”有的无“僧”。

回复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