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 河 恋 歌》

天图书

 
 
 

日志

 
 

《兰亭序》的尺寸  

2014-08-11 01:25:27|  分类: 那时蘭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兰亭序》的尺寸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把网上虞世南版《兰亭序》的尺寸调为24.8cm*75.5cm
             《兰亭序》的尺寸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裁切多余的,仅留下字,24*73.8,调整幅度后为23*70.4             

            《兰亭序》的尺寸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22.99*69.4

              《兰亭序》的尺寸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23*70

            《兰亭序》的尺寸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23.5*75.0          

             《兰亭序》的尺寸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23*70

             《兰亭序》的尺寸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23.02*69.56           

              《兰亭序》的尺寸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23*70.4    这是怀仁手头的那幅兰亭字的传本,基本上准确传递了怀仁本兰亭字。

                  这传本没有一个印章,巧的是,偏偏在其它本押神龙印的地方,缺失了东东。

                   这版本,并不摩自于金版兰亭。但,金版兰亭上的“晋右将军王羲之书”几个字与圣教序完全相同。

             《兰亭序》的尺寸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23.02*69.53  所以,我估计,金版兰亭出在怀仁兰亭后面,估计押“神龙”印是真的。
                   那么,金版兰亭就出在神龙年间或推前至怀仁时期。
                   这可能说明,兰亭真藉,是在怀仁以后入的唐宫。
                   很有可能是怀仁找到了真藉,摹刻了一份作了刻字的依据,
                   从字的比较看,他的摹刻很可能类似我们现在的描红,

                   由于观摩时间不多,有许多笔画细节出现了变化。

                                                《兰亭序》的尺寸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金版兰亭,有可能是怀仁泄露了兰亭真藉后,真藉入唐宫,

                   唐宫命人摹写一份备份,压印“神龙”印,将圣教序“晋右将军王羲之书”一并摩上作标记。

                   神龙年间摹写金版兰亭的可能最大。

                   这个金版兰亭是谁摹写的呢?

                   考虑到后面有个薛稷搨本,薛稷就成为了这一时期,接触兰亭真藉的重要可疑人物。

                   褚遂良死后,薛稷是书界一重要人物,皇宫会不会接薛稷出手,摹写兰亭真藉?

                   褚遂良的可能性不大,一则,唐高宗和武则天与褚遂良的关系不融洽,二者褚遂良年事已高,

                   如果兰亭序真藉出来晚一点,褚遂良就不在人世了。

 

                   据说,薛稷从外公魏征那里得到过一份兰亭,这份兰亭当是太宗赏赐魏征的,

                   刚好历史上有薛稷摩太宗兰亭的薛稷摹本,摹写的是兰亭第一摩。

                   这字功底深厚,这说明,薛稷看到兰亭真藉在书法有成之时,估计此时褚遂良已死。

                   如此说来,在武则天至神龙年间,兰亭真藉尚在宫中。

                   所以,我怀疑,《南唐兰亭》金版,很有可能是薛稷所摩。 

 

                    在网上曾看过一篇文章,没保存下来,说是太平公主曾经借给薛稷一本《兰亭序》。

                    当然,这个《兰亭序》有可能是太宗时期的摩本,太宗时期兰亭摹本众多,

                    薛稷虽有外公赠本,也有可能会借其它的摹本。

                    但,我要说的是,太平公主借给薛稷的摹本,会不会是兰亭真藉呢?

                    也就是说,皇室需要摹写一本备份本《兰亭序》,

                    太平公主出面干的此事,让薛稷摹写《兰亭》真藉!

                     如果薛稷接了这份差事,那么,薛稷肯定有一幅《薛稷摩真藉兰亭序》,而不是定武本。

                     那么,后来标记“御库所藏薛稷搨(定武)”就很可能是摩搨《兰亭》真藉,而不是定武本。               


                    我现在有一个想法,薛稷摩搨了一本真迹,另一个人摩搨了《南唐兰亭》本,

                    那么这两本都是下一等珍品。

                   还有一种可能,薛稷摩搨了《南唐兰亭》,而《御库所藏薛稷搨本》就是《兰亭序》真藉传了下去。

                  不过,太平公主就这么轻易地将《兰亭真藉》送给薛稷,可能性不大,一定还是被皇室收回。

                  如果《御库所藏薛稷搨本》不是真藉,那么真藉就终止于神龙年间。

                  难道,难道真藉真的被武则天带到乾陵了?

 

                  唐朝拓印书法用的是一种半透明的淡黄色纸,这点无任如何,

                  宋人应该能辨别出来薛稷本是搨本而不是真迹,所以薛稷本是搨本的可能性就很大。

                  原来在网上见过一篇文章里有句话“仰字带羊虫眼的近真”,这句话恐怕说的就是,

                  宋理宗时期众多兰亭序模本中,薛稷本近真。

                   这一切都说明,宋人的薛稷本是摹搨本,兰亭序终止于神龙年间。

                    从当时摹搨的《万岁通天帖》看,那时的摹搨是相当细致的,保真度很高。

                  所以,我们可以从这几本下一等真品复原出唐人所见的《兰亭序》!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