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 河 恋 歌》

天图书

 
 
 

日志

 
 

乐崇众群领  

2015-04-14 01:06:16|  分类: 那时蘭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4月14日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2015年04月14日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引入怀仁圣教序里极近字的观天帖。注,“大”不是同一个字,不同是正常的。

                                     左右两边字是圣教序里不同写法,《兰亭序》里“之”的变化比圣教序还丰富。

                                     不足一百字的观天帖里的字,圣教序竟然用有五十个极相近的字,

                                     其接近度远远超过了北京神龙本和定武本。

                                     有人说,如知、趣、或、群、然、林、怀、将、风、朗、是、崇、幽、托、为、

                             揽、时、集等字皆取自《兰亭序》,那是指初唐版本,如神龙定武等。

                                     可见,刻圣教序时,怀仁手上拿着的不只是北京神龙本,和定武版本。

 

                                待续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初唐本的群字是领从山那样,末笔破锋。与神龙有点隔位,神龙本的羊字第三横左边应长一点。
       圣教序有两群字,如下图,从撇的形态看,第二个“群生”的“群”字,更接近初唐本祖本,但口字左竖
       不向内收。从撇画看定武本近于第一个群字。后唐各本,从羊字看,取的第一个字,中间横长,但口左竖内收。
       薛稷版撇画同第二群字,近于神龙本,金版最近于圣教第一群字。
              “圣教序”为什么两个群字不一样,似乎末笔都是破锋,它们都来自于《兰亭序》么?
       为什么怀仁用两个不同的群字?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崇”字山右下有点,同神龙版,而后唐两版本,点不一样,其它完全同于圣教序。
           看来,区别在点。一点的写法可能有误,好像没这种写法,也许是误点。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定武本也许有一点,有摹本显示的是三点。定武的竖勾不妥。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圣教序》的领字末两笔不好辩认,不要紧,我们把所有的领字都找出来。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看好了,圣教序的“领”字最接近虞世南本。令字末点如神龙本。
                               从令字末点看,定武、唐薛稷是一系,还有从山本;神龙、虞本、圣教序是一系。
                               南唐本点均向下,同神龙虞圣系,但左右大小比例同定武薛一系。
                               由此可以看出,定武薛系左右间架结构同南唐系,神龙虞系在令字末点近南唐系。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这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版本,从山本。先不谈多余的山头,仅看领字。

                                    长撇如神龙,弧度更大更长,人字下面的点、末点同定武,而横折撇介入神龙和定武间,

                                    页的横起笔如神龙,末八字两点如虞本(虞本横起笔与定武同),给人的感觉是,

                                    它是神龙、虞本、定武的杂交品。

                                    是杂交摹本还是共同祖本?是杂交摹本倒是正常事,如果是共同祖本,那意义就非凡了!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对于这样一个连领字都多写了一个山头的本本,我原来是毫不在意的。但从其它的字看,这幅字,
          比兰亭八柱的那个褚本好。
                 据人考证,这版本的次还多了一点,蘭还多了一横,永字歪得肯定不是王羲之写的。
                 这样一个有问题的本本,为什么还能保存到现在呢?
                 存在有存在的价值,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个本本。
                 字歪,可能是祖本或本幅字保留时间太久,纸张变形造成的。这幅字有个版本是写在绢上的,拉拉我们的
        蚊帐就知道了,绢是容易变形的。我们看到,前面几列上排的字都歪了,末排的字也都歪了。末排的歪,可能
       是原《兰亭序》的歪,开皇本就是这样的。
                我们可以试着调调变形,看看如何。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调整后效果就好多了,这幅字没有神龙本笔画连带的龙飞凤舞,也不象定武的楷意十足,
                       没有虞本的拘谨别扭。
                       说这字是褚遂良临的,倒也不错。
 
                       那,领字为什么多山呢?
                       闭着眼睛临写的?临字不是写字,能闭着眼!那么,只能是有意加上的!
                       为什么要加?做记号以示区别?弄个其它什么笔画不同做做记号不就得啦。
                       不成,因为这是极精细的摩字,不能有丝毫的笔画差别,记号只能做在明处!所以添了山头。
                       如此说来,这幅字比神龙本更仿真,真是这样的么?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我们来看看崇字的流墨!我们把字平放桌面,墨不可能流这么长。即使是墨迹未干就将纸竖起了,
                        就凭崇字一点的积墨,也流不了这么长。
                       那是如何造成这么长的流墨的呢?
                       在字幅竖挂时,将饱含墨汁的笔移向字幅去“领”字上添“山”,停止移动动作时,由于惯性把一滴墨,
             甩到了崇字的那点上,流了下来!
                       画蛇添足,画山时添了蚯蚓。
                       我们看到,如果没有“山”头,峻岭之间距离很好,“山”头是加上去的,不是直接写的一个岺字,
            那样,一般情况,岺字会写下一点以保持间距的,摩这幅字的人水准不差,不会直接把两字写那么近的。
           如果确是褚遂良,山的起笔不会那么高的。
                       所以我坚信,“山”头是加上的,这幅字是逼真的摩品,所以得到了保存,符合褚遂良摩的判断。
                       神龙本和定武本可能摩自这个样本,但他们摩时就知道,崇字是没有山头的。这一猜测待以后来证实,
           不一定正确,但有可能。唐太宗究竟把宝贝给哪几个人摩了,无从查考。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怀仁兰亭的领字,在间架结构上更近于南唐本的,但“页”字上部是同于圣教序的,下部同南唐,但八字撇起笔太靠右,与南唐圣教都不类。可见,圣教序的领,并不来自于怀仁兰亭,可能来自于虞本。模模糊糊的金版兰亭倒是看谁象谁。
  
                  唐摩宋拓,版本繁多 - qyccs - 祝您  万事顺心如意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宋御府本崇字山下有点,顶行字不歪,底行字斜说明祖本字的纸张已经变形,开皇也是如此。
                说明这幅字早于兰千山绢本。也说明初唐祖本,纸已经变形严重。
                领字类定武,近颜体。引字竖短,少字撇短。近于开皇本。说明领字长弧撇是后人所创。
                定武本是延袭隋开皇本一线的传本,对纸张变形进行了调整。
                怀仁取字,既有神龙,又有虞本,以帖为主,定武本由于对字体进行了变化,或者已离开皇室,
                可能没有引用。

 

                                                    圣教序里藏着的兰亭序的信息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兰千山馆黄绢本)

            欧阳询在初唐书家中高出一筹,自成一体。本身是写碑之人,临写能力不可小视。

            绝对不可能把神龙或虞本那样的领字,临写成定武那样。我们看到唐薛稷本和唐定武本很近,都很接近怀仁兰亭和南唐兰亭,特别是南唐薛稷本,仅仅就是令的末点不一样。将南唐薛稷或金版领字左边放大点,就是唐定武和唐薛稷版,再放大点,就是虞世南本了。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的是,王羲之的字,有时左半会写得小点,与唐人是不一样的。唐人是不是对王羲之的结字进行了调整?不同的书家调整幅度不一样。从黑白版看,金版是比南唐薛稷版更近于怀仁兰亭和神龙虞本的。

          从今字下面的拐角角度看,神龙、怀仁兰亭、和南唐金版是基本一样的。


         另外,神龙兰亭的领字,有点像圣教序中那两个岺字下面,圣教序三个领字末笔都交代不清。
         看来,怀仁集字,也是混元一体。
————————————————————————————————————————————————
               后面部分,移至下篇,这里仍然保留,因为两片是混合写的。
                                                   乐崇众群领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唐硬黄本,薛绍彭勒石,这是很准确的薛绍彭记载。这个本,领字不从山,却有一长条,
说明这长条是硬黄本就有的。这幅字少了神龙本的媚态,严谨,字形与神龙本一致,硬黄本,料太宗宝贝与此相去不远。
        领字完全同于圣教序,末笔一样。群字就是我前面推测的那样,崇字也比神龙本接近。
        本文调研的三个字都一样,估计怀仁入选兰亭序字的就是这样一种硬黄本,也许就是这本。
        为什么说,也许就是这一本呢?
        即使是硬黄拓本,总有点变异,薛绍彭再勒石,相当于又摩一次,怀仁勒石也是一次。这两次勒石,都很精细,
 字才一样。
         现在,我们滤除神龙本虞本,因为薛绍彭硬黄本更好,比较开皇、从山、定武、硬黄本。                                                        
                          乐崇众群领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乐崇众群领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唐摩宋拓,版本繁多 - qyccs - 祝您  万事顺心如意  乐崇众群领 - QYccs - 《星 河 恋 歌》 
                        从“崇”字拉出的一长竖看,硬黄本与从山本是最近的,“左右”两字也可看出来。
                        从字幅底部“水激地事会”的倾斜看,定武硬黄近,角度小,开皇从山近,开皇角度最大。
                        从“有清流激”四字的弧度看,定武和硬黄本一致,较工整。开皇和从山保留了原纸的变形。
                        太宗的宝贝,这下边缘肯定是变形了的,所以,所有的兰亭序,第一行的会字是歪的,不一定
             是王羲之写歪了。纸的上石有早有晚,但,同是几个字同样的变形,只能是一个摩于一个。
                        从九字折的弧度看,定武、硬黄和从山本一致,年字一竖也是如此,和字也是如此。
                        这样,基本上可以甩开开皇本,但开皇本保留了纸张的变形样式,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这说明,
             从山本是比定武和硬黄本更早的版本,也许开始没有“山”头,“山”头是后人加上去的。开皇本是
            一个较差的摹本。
                      开黄本原稿、定武刻石、薛绍彭的硬黄本,三者只要有一件是真的,或者说,只要有一件,来自
           于唐朝或以前,从山本来自于唐朝或以前,是定武和硬黄本和开皇本的祖本。
                     我们看到,从山本,“长”字是很歪的,歪不是问题,越歪可能越久。
                     “次”字的三点,可能是原纸上那一点笔画有所脱落,上石时保留原样,多生出一点变成三点。
           毕竟道生一,一生二,二会生三。蘭字多出一笔,也可能是误将污墨当做笔画,保留下来。越有问题,
          越记录了时间,古董嘛,都是这样。 
                     所以,我觉得,领字从山本,可能就是太宗找到的宝贝,或者是宝贝的最精细的高保真摩品。
                    我们看到的甲之二,编号也许说明了它的价值,至于甲之一是什么,我无缘相见。
                    也许,甲之一,与甲之二一样,就差一个“山”头,那,可能就是太宗的宝贝。
                    如果没找到太宗的宝贝,甲之一就是空缺,给《兰亭序》留一个牌位。
 
            附:

                          宋-宋拓薛绍彭重摹兰亭帖卷


         《宋拓薛绍彭重摹兰亭》卷,墨纸纵25.5cm,横105.5cm。乌金精拓,刻拓俱佳,纸墨淳古。 
  此帖为游相收藏兰亭百种之一:淡蓝色隔水装;有游似题:“右潼川宪司本”;钤有“晋府书画之印”、“敬德堂图书印”、“子子孙孙永宝用”、“晋府图书”、“赵氏孟林”、“弘毅堂”等印。
  此帖为宋代薛绍彭重摹唐搨硬黄兰亭。兰亭下刻“绍彭”二字及薛绍彭刻跋一段:“文陵不载启,古刻石已残。锋铓久自灭,如出拙笔端。临池几人误,讵识笔意完。正观赐拓本,尚或传衣冠。兹寔兵火馀,分派非殊源。妙用无隐迹,神明当复还。秘藏惧不广,模勒金石刊。庶几将坠法,可续后世观。来者倘护持,何止敌璵璠。河东薛绍彭勒唐搨硬黄兰亭于右因赞其后”。
  此刻本流传甚稀。有周寿昌题跋:“此宋薛道祖摹刻唐硬黄本禊帖……”及煦初题跋。并钤“乐毅珍藏”、 “北平乐氏珍藏”、“大兴乐氏考藏金石书画之记”、“乐守勳印”、“铁如意馆”、“乐小民印”、“海瑞门下”、“玉牒崇恩”、“项墨林父秘笈之印”、“鍊雪鉴定”、“安氏仪周书画之章”、“朝鲜人”、“安岐之印”、 “伯荣审定”、“铭心绝品神物护持语铃珍玩得者宝之”等印。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