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 河 恋 歌》

天图书

 
 
 

日志

 
 

推敲《兰亭序》的流传史  

2016-02-14 01:32:02|  分类: 那时蘭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期《兰亭序》的流传史,历史上只有两条记录。
            一条是,始见于唐开元年间的何延之《兰亭记》,张彦远《法书要录》卷三收录,其载,羲之书时“乃有神助。及醒后,他日更书数十百本,无如跋楔所书之者。右军亦自珍爱宝重,此书留付子孙传掌。至七代孙智永……禅师年近百岁乃终,其遗书并付弟子辩才”再后来便流落到唐太宗手中。何延之《兰亭记》的故事性极强,文体近似传奇,历来多加怀疑。
             另一条是,刘兢《隋唐嘉话》一记载:“王右军《兰亭序》,梁乱出在外,陈天嘉中,为僧永所得。至太建中,献文宣王。隋平陈日,或以献晋王,王不之宝。后僧是从帝借榻。及登极,竟未从索。果师死后,弟子僧辩得之。太宗为秦王日,见榻本惊喜,乃贵价市大王书《兰亭》,终不至焉。及知在辩师处,使萧诩就越州求得之,以武德四年(621年)入秦府。贞观十年(636年)乃榻十本以赐近臣。帝崩,中书令褚遂良奏:‘《兰亭》,先帝所重,不可留。’遂秘于昭陵。”
                这一说法,又是一本故事书,不过,这故事主要讲隋唐时期,稍微仔细些。即使不准确,恐怕也是当时唐朝人的话题。
                 两个版本的故事,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兰亭序》由智永经手后由辩才传给了太宗。这个过程估计是真实的,即使另外版本说是欧阳询访得的,那只是取代了萧诩盗书,好听些,不影响智永和辩才经手《兰亭序》。其二者的区别在于:
                何说,智永——辩才——唐太宗李世民(贞观中)
                刘说,梁内府一智永一陈宣帝~隋晋王一智果一辩才~秦王李世民(武德四年)
                二种故事,哪个略真?
                从我们看到宋薛道祖一幅唐摹本看,有“察”字,《兰亭序》入隋炀帝怀中可能性很大。
               史上有隋炀帝评“智永得肉,智果得骨”看,证明隋炀帝找过智永和尚,一起讨论过王羲之书法。这说明智永活到了隋炀帝时代,考虑随后出现了《开皇本兰亭序》,据说两版本一个是593年一个是598年。隋开皇九年 (公元589)正月,隋晋王杨广统率大军,攻占了陈都建康,生擒陈后主。我的感觉是,晋王杨广589年攻克健康后就得到了《兰亭序》,再找到了当时的高僧智永求证后,推出了《开皇本兰亭序》。我们不要把杨广看得多坏,二十几岁的晋王,这样的太子礼仪还是有人教的。
          晋王杨广的《兰亭序》是有人进贡的,或者是直接从陈府得的,这件事,有一个人知道,姚察!姚察在《兰亭序》上押了字,说明押字时,姚察地位不低,肯定不是在梁武帝时代押的。
          在梁陈之间,《兰亭序》是在动荡之中流落到智永之手的,当时年轻的姚察随父亲回乡了,此时《兰亭序》在智永手上。梁武帝很信佛教,梁时期又按智永和它侄儿的名取“永欣”二字命名“永欣寺”,估计智永与梁武帝关系不错,梁武帝大智永约莫三十岁。智永集王羲之字写《千字文》是从梁开始的,这个估计与梁武帝有关,陈天嘉年间(560565)才得到《兰亭序》,说明智永的《兰亭序》不是来自梁武帝,而是从其他地方得到的,很有可能是乱世中的王家人,认为智永的地位稳定与安全,转托到智永保存《兰亭序》的。刚好智永此时在集写《千字文》,有这么一幅《兰亭序》不是更好吗,于是两好合一好,字就保存在了智永处。
           这里就出了一个问题,至太建中”,大概也就是公元575年前后,《兰亭序》被献给了陈宣帝陈顼530582。谁献的?从上下文联系起来看,应该是智永献的。智永为什么把《兰亭序》献给陈宣帝呢?
         
        东晋升平五年(361年),王卒葬于金庭瀑布山(又称紫藤山),其五世孙衡舍宅为金庭观,遗址犹存。梁大同年间(535-546年),嗣孙建右军祠于墓前,并于观旁建书楼、墨池,唐裴通撰有《金庭观晋右军书楼墨池记》。隋大业七年(611年),其七世孙智永和尚嘱徒尚杲(吴兴永欣寺少门),专诚赴金庭祭扫,并撰有《瀑布山展墓记》,立碑墓前。明永乐年间,张推官树碑墓右。弘治十五年(1502年),重建“晋王右军墓”石碑,今尚存。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冬,王氏嗣孙秀清于金庭观左建“晋王右军墓道”牌坊,现尚完好。
                   根据这段记载,智永可能活到了611年。只是可能,也许没活到,因为“智永嘱徒”和“尚杲立碑”的时间可以有差距。 智永见过二十多岁的杨广,也见过梁武帝,高寿百岁,估计智永生于500年前后。575年的智永可能已是七八十岁高龄了!
          这可能就是他要把《兰亭序》献给皇帝的原因。自己老了,又没有后人,当时的皇帝还不错,就交给皇帝保管《兰亭序》,何况当时的《兰亭序》并不是特大名气的王羲之作品。没想到的是,陈没几年就垮台了,自己还没死,近百把岁了!隋炀帝又拿着《兰亭序》找自己求证《兰亭序》是不是王羲之的作品,智永答应说,“是的”,于是由晋王的老师姚察,押了鉴书的“察”字。
          当然,这些事,“智果”是知道的。智果何许人?

         《高僧传後记》:右此传是会稽嘉祥寺释慧皎法师所撰。法师学通内外,精研经律。著《涅疏》十卷,《梵网戒》等义疏,并为世轨。又撰此《高僧传》及序共十四卷,梁末承圣二年太岁癸酉,避侯景难,来至湓城,少时讲说。甲戌岁二月舍化,春秋五十有八。江州僧正慧恭为首,经营葬于庐山禅阁寺墓。时龙光寺释僧果同避难在山,遇见时事,聊记之云耳。(《高僧传》)  ◎ 释智恺
          智果也避了侯景之乱,看来,僧智果与智永差不多同时代,是龙光寺,不同寺,书法也不错,二人可能有交情。隋炀帝拿智果书与智永书作了比较,证明,他们三人都熟悉。由于智永活的年岁长,有可能智永比智果大,不过,622年秦王李世民派人访《兰亭》时,智果已经不在人世了,弟子辩才是主。
    这里再摘三段,《嘉泰會稽誌》卷十五翰墨載:
  法極,字智永會稽人。王右軍七世孫。號永禪師。與兄子孝賓俱捨家入道。孝賓改名惠欣。初落髮時住會稽嘉祥寺,即右軍之舊宅。後以每年拜墓便近,因移此寺。武帝以欣永二人故,號所住之寺為永欣雲門淳化寺。常居門上臨書凡三十年,所退筆頭置之大竹簏。簏受一石餘而五簏皆滿。人來,覓書如市,戶限為之穿,穴用鐵裹之,人謂之鐵門限。後取筆頭瘞之,號退筆冢,自製其銘文。又嘗臨寫真草千字文八百餘本,東諸寺各施一本。妙傳家法,精力過人。隋唐間工書者,鮮不臨學禪師。年百歲乃終。兄智楷亦工書。
  《雲門志略》卷一記載,大同小異,說智永“住持雲門”。後面還有一句:“雲門舊有鐵限坊永禪師臨書閣,今皆不存”。沒有講到千字文八百本之類。考王獻之無子,以王徽之的少子靜之為嗣,靜之悅之,甚有令名。但中間闕了兩代,智永的上兩代名字不得而知。說是徽之之後也可以,但不確切,因為已經過繼。說是羲之的七世孫最好,最沒有疑義。奇怪法極世稱永禪師,卻沒有禪跡,只有書跡。而書跡卻挖掘不盡,前引法極侄子惠欣能書,兄智楷工書,還有弟子智果“工草書,銘石甚為瘦徤,煬帝謂曰:“和尚得右軍肉,智果得其骨”(《雲門志略》)。
    陳隋唐時期,餘姚虞世南小時就陪侍智永禪師,磨墨伸紙從學,到初,成為四大家之一。
     虞世南,(558年-638年7月11日),从师时我们按十岁看,此时《兰亭序》正好在智永手上,即使按七岁入师看,《兰亭序》也在智永手上,他有可能见过《兰亭序》,此时的智永大概六七十岁了。智果可能是介于虞世南和智永之间的一代人。如此看来,这隋唐时期的《兰亭序》故事,可能是虞世南讲出来的。     
    当智果知道《兰亭序》在晋王杨广处时,由于智果与杨广关系不错,就向杨广借了《兰亭序》,当然,这个“借”,是有问题的,大概借的时候就没准备还的。
    智果借《兰亭序》没还,此时的杨广忙着抢皇帝位去了,当然没心思老惦记着《兰亭序》,何况当时的《兰亭序》并不是很宝贝,自然就给忘了。智果用心,又将《兰亭序》收归王姓保存。这个时间,估计在杨广登帝位604年前不久。我不知道两开皇本是不是差不多,估计开皇本是智果借拓的结果,可能是智果的摩书。
     虞世南与姚察一样,也是陈隋官员,可能官职太小的缘故,《兰亭序》上是姚察的押印而不是虞世南吧。
     如此看来,《兰亭序》如果是智永摹书,这书的年龄比虞世南还小,太宗朝不可能不识。
     我的观点,太宗还是得到了一个古老版本的《兰亭序》。
         这里,最难理解的是,智永把《兰亭序》献给了陈宣帝。
 
 
————————————————————————————————————————————————————

        我们再来看看《南唐南亭》。
         《南唐兰亭》上满是皇帝的印章,却有一枚不是,但所押的位置与皇帝印一样,那就是“张仅”印。
          我们看到,《南唐兰亭》卷首的李煜印和徽宗印是单独的押印,其它的,象是用来起接缝作用的。我估计中间的神龙印也是单独押印,押的中缝,是最早的押印。
            皇帝印用来接缝,只能说明这幅字的宝贵。而张仅印挤进皇帝印,只能说明张仅这个人,与《南唐兰亭》关系重大,他会是谁呢?
             按照接缝印的顺序,张仅印与明昌印押在最后,我想,张仅是不是把《南唐兰亭》从大金国带回南宋的那个人呢?
按照押印看,宋朝是在宋徽宗得到《南唐兰亭》的。这也与民间传说,宋徽宗时期有人献宝《兰亭序》相附。只是传说,宝没献成,城却垮了,皇帝被掠,而事实可能是宋徽宗已经得到了《兰亭序》并将《兰亭序》带到了大金国。张仅会不会是献宝的人呢?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